【年度特惠】现邀请朋友使用企业版,最高可延长 4 个月服务时长!活动仅剩 2 天,错过再等一年!查看详情
私信发送成功
Watch Star Fork

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 / longyushengHTMLAGPL-3.0

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数据源代码
克隆/下载
一键复制 编辑 原始数据 按行查看 历史
词学论文.xml 120.48 KB WMJ 提交于 2016-01-10 20:38 . 初次公开发布longyusheng.org网站数据库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51525354555657585960616263646566676869707172737475767778798081828384858687888990919293949596979899100101102103104105106107108109110111112113114115116117118119120121122123124125126127128129130131132133134135136137138139140141142143144145146147148149150151152153154155156157158159160161162163164165166167168169170171172173174175176177178179180181182183184185186187188189190191192193194195196197198199200201202203204205206207208209210211212213214215216217218219220221222223224225226227228229230231232233234235236237238239240241242243244245246247248249250251252253254255256257258259260261262263264265266267268269270271272273274275276277278279280281282283284285286287288289290291292293294295296297298299300301302303304305306307308309310311312313314315316317318319320321322323324325326327328329330331332333334335336337338339340341342343344345346347348349350351352353354355356357358359360361362363364365366367368369370371372373374375376377378379380381382383384385386387388389390391392393394395396397398399400401402403404405406407408409410411412413414415416417418419420421422423424425426427428429430431432433434435436437438439440441442443444445446447448449450451452453454455456457458459460461462463464465466467468469470471472473474475476477478479480481482483484485486487488489490491492493494495496497498499500501502503504505506507508509510511512513514515516517518519520521522523524525526527528529530531532533534535536537538539540541542543544545546547548549550551552553554
<?xml version="1.0" encoding="Unicode"?><?ci?>
<文档集 xmlns="http://longyusheng.org/schemas/article" xmlns:xsi="http://www.w3.org/2001/XMLSchema-instance" xsi:schemaLocation="http://longyusheng.org/schemas/article article.xsd">
<资料档案 archiveID="lunwen" noIndex="true">
<标题>龙榆生先生词学论文</标题>
<作者>龙榆生</作者>
<档案文章 fileID="jinrixueci">
<标题>今日学词应到之途径</标题>
<正文>
<段落>词学与学词,原为二事。治词学者,就已往之成绩,加以分析研究,而明其得失利病之所在,其态度务取客观,前于《研究词学之商榷》一文(本刊第一卷第四号),已略申鄙意矣。学词者将取前人名制,为吾揣摩研练之资,陶铸销融,以发我胸中之情趣,使作者个性充分表现于繁弦促柱间,藉以引起读者之同情,而无背于诗人“兴”、“观”、“群”、“怨”之旨,中贵有我,而义在感人,应时代之要求,以决定应取之途径,此在词学日渐衰微之际,所应别出手眼,一明旨归者矣。</段落>
<段落>
<着重>各种文学之产生,莫不受时代与环境之影响</着重>,即就词论,何独不然。<专名>晚唐</专名>、<专名>五代</专名>之词,所以多为儿女相思之情,与留连光景之作者,处衰乱之世,士习偷安,月底花前,浅斟低唱,所谓“<引用>不为无益之事,曷以遣有涯之生</引用>”也。<专名>北宋</专名>
<链接 xhref="@">柳永</链接>一派之词,所以“<引用>大概非羁旅穷愁之情则闺门淫媟之语</引用>”(《艺苑雌黄》)者,<专名>永</专名>生<专名>北宋</专名>盛时,饱暖则思淫俗,失意则感穷愁,就教坊靡曼之新腔,以期取悦于众耳,又势所必至也。<专名>南宋</专名>
<链接 xhref="@">辛弃疾</链接>一派之词,所以激昂排宕、悲壮慷慨者,以生当强敌侵凌、虎豹当关之际,满腔忠愤,无所发泄,故其抑郁无聊之气,不得不一寄于词也。<链接 xhref="@">姜夔</链接>一派之词,所以清空超拨,又严于声律之辨者,其时偏安局定,山林隐逸之士转寄其情于专门艺术,不啻于倚声界中,别辟疆宇也。凡此诸作者,皆各其环境身世关系,以造成其词格。吾人将依前贤之矩矱,以从事于倚声,则今日之环境为如何?个人身世为如何?填词之鹄的又复何在?试一寻思,恐不免爽然自生矣。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周止庵</专名>氏尝明示吾人以学词之途径矣。其言曰:“<引用>问途<链接 xhref="@王沂孙">碧山</链接>,历<链接 xhref="@吴文英">梦窗</链接>、<专名>稼轩</专名>以还<链接 xhref="@周邦彦">清真</链接>之浑化。</引用>”(《宋四家词选·序论》)而其所以拈出此四家以为矩矱者,则以:“<引用>
<专名>清真</专名>,集大成者也。<专名>稼轩</专名>敛雄心,抗高调,变温婉,成悲凉。<专名>碧山</专名>餍心切理,言近指远,声容调度,一一可循。<专名>梦窗</专名>奇思壮采,腾天潜渊,返<专名>南宋</专名>之清泚,为<专名>北宋</专名>之浓丽。</引用>”由<专名>周</专名>说而从事于倚声,应于<专名>半塘翁</专名>(<专名>王鹏运</专名>)所标举之“重”、“拙”、“大”,可以几及。其路甚正,其影响于<专名>清</专名>季词坛者亦至深,绵延迄今,余波犹未遽绝。<专名>彊村先生</专名>序《半塘定稿》云:“<引用>君词导源<专名>碧山</专名>,复历<专名>梦窗</专名>、<专名>稼轩</专名>,以还<专名>清真</专名>之浑化,与<专名>周止庵</专名>氏说,契若针芥。</引用>”<专名>清</专名>季词家之风骨遒上,一扫枯寂尖纤之病,以接迹<专名>宋</专名>贤者,未尝非<专名>周</专名>氏开示法门,以“导夫先路”之力也。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清</专名>词自<专名>张惠言</专名>《词选》出,而作者始致意比兴之义,门庭稍隘,而斯体益尊。<专名>止庵</专名>从而推广之,疆宇恢宏,金针暗度,学者由此端其趣向,经共轨于坦途,自<专名>半塘翁</专名>以至<专名>彊村先生</专名>,盖已尽窥堂奥,极<专名>常州</专名>词派之变,而开径独行矣。<专名>彊村先生</专名>固亦推挹<专名>周</专名>选者,帮有:“截断众流穷正变,一镫乐苑此长明”(《望江南·杂题我朝诸名家词集后》)之语。然先生尝语予:“<专名>周</专名>氏《宋四家词选》,抑<链接 xhref="@苏轼">苏</链接>而扬<专名>辛</专名>,未免失当。又取<专名>碧山</专名>与<专名>梦窗</专名>、<专名>稼轩</专名>、<专名>清真</专名>,分庭抗礼,亦微嫌不称。”则知先生固雅不欲以<专名>常州</专名>词派之说自限也。考<专名>止庵</专名>所以抑<专名>苏</专名>而扬<专名>辛</专名>之故,固谓:“<引用>
<专名>东坡</专名>天趣独到处,殆成绝旨,而苦不经意,完璧甚少。<专名>稼轩</专名>则沉著痛快,有辙可循。</引用>”(《宋四家词选·序论》)据此,则知<专名>止庵</专名>之推挹<专名>稼轩</专名>,盖犹在其技术之精练,与其所以推<专名>碧山</专名>为“声容调度,一一可循”之本旨,正复相同。唯其特别注意于声容调度之可循,侧重于技术之修养,其流弊往往使学者以<专名>碧山</专名>、<专名>梦窗</专名>自限,而无意上规<专名>清真</专名>之浑化,与<专名>稼轩</专名>之激壮悲凉。于是以涂饰粉泽为工,以清浊四声竞巧,挦扯故实,堆砌字面,形骸虽具,而生意索然。此固<专名>王</专名>、<专名>朱</专名>诸老辈之所不能忍言,而亦<专名>止庵</专名>始料之所不及也。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况蕙风</专名>先生(<专名>周颐</专名>)尝云:“<引用>性情少,勿学<专名>稼轩</专名>。非绝顶聪明,勿学<专名>梦窗</专名>。</引用>”(《蕙风词话》)此诚通达之论。乃独于所谓词律,拘守特严。其所持之理由云:“<引用>畏守律之难,辄自入于律外,或手托前人不专家、未尽善之作以自解,此词家大病也。守律诚至苦,然亦有至乐之一境。常有一词作成,自己亦既惬心,似乎不必再改。唯据律细勘,仅有某某数字,于四声未合,即姑置而过存之,亦孰为责备求全者?乃精益求精,不肯放松一字,循声以求,忽然得至隽之字。或因一字改一句,因此句改彼句,忽然得绝警之句。此时曼声微吟,拍案而起,其乐何如!</引用>”(《蕙风词话·三四》)居今日而学词,竞巧于一字一句之间,已属微末不足道。乃必托于守律,以求所谓“至乐之一境”,则非生值小康,无虞冻馁之士,孰能有此逸兴闲情耶?且自乐谱散亡,词之合律与否,乌从而正之?居今日而言词,充其量仍为“句读不葺之诗”。特其句度参差,极语调之变化,又其抑扬轻重,流美动人之音节,诵之而利于唇吻,听之犹足以激发人之意志感情,但得婉转相谱,声情相称,固已足尽长短句歌词之能事,以自抒其身世之感,与心胸之所欲言,又何必专选僻调,以自束缚其才思哉?</段落>
<段落>且今日何日乎?国势之削弱,士气之消沉,敌国外患之侵凌,风俗人心之堕落,覆亡可待,怵目惊心,<着重>岂容吾人雍容揖让于坛坫之间,雕镂风云,怡情花草,竞胜于咬文嚼字之末,溺志于选声断韵之微哉</着重>?溯<专名>南宋</专名>之初期,犹有权奇磊落之士,豪情壮采,悲愤郁勃之气,一于长短句发之。<专名>南宋</专名>之未遽即于灭亡,未尝不由于悲愤郁勃之气,尚存于士大夫间,大声疾呼,以相警惕。如<链接 xhref="@">张元干</链接>之所谓“正人间鼻息鸣鼍鼓”(《贺新郎·寄李伯纪丞相》)者,知当时犹有有心之士,不忍坐视颠危,而出作狮子吼也。居今日而言词,其时代环境之恶劣,拟之<专名>南宋</专名>,殆有过之。吾辈将效枝上寒蝉,哀吟幽咽,以坐待清霜之欺迫乎?抑将凭广长舌,假微妙音,以写吾悲悯激壮之素怀,藉以震发聋聩,一新耳目,而激起其向上之心乎?亡国哀思之音,如<链接 xhref="@李煜">李后主</链接>之所为者,正今日少年稍稍读词者之所乐闻,而为关怀家国者之所甚惧也。言为心声,乐占世运。词在今日,不可歌而可诵,作懦夫之气,以挽颓波,固吾辈从事于倚声者所应尽之责任也。</段落>
<段落>吾人既知今日之时代环境为如何,又知词为不必重被管弦之“长短不葺之诗”,而其语调之变化,与其声容之美,犹足以入人心坎,引起共鸣。则吾人今日学词,不宜再抱“只可自怡悦,不堪持赠君”之态度。阳刚阴柔之美,各适其时。不务僻涩以鸣高,不严四声以竞巧,发我至大至刚之气,导学者以易知易入之途。或者“因病成妍”(<专名>元遗山</专名>语),以堂堂之阵,正正之旗,拯士习人心于风靡波颓之际。知我罪我,愿毕吾辞。</段落>
<段落>善乎<专名>王灼</专名>之言曰:“<引用>
<专名>东坡</专名>先生非心醉于音律者,偶尔作歌,指出向上一路,新天下耳目,弄笔者始知自振。</引用>”(《碧鸡漫志》)<专名>胡寅</专名>亦称:“<引用>
<专名>眉山</专名>
<专名>苏</专名>氏一洗绮罗香泽之态,摆脱绸缪宛转之度,使人登高望远,举首高歌,而逸怀浩气,超然乎尘垢之外。</引用>”(《酒边词·序》)所谓“向上一路”,所谓“逸怀浩气”,并今日留心世运者之要图,而为学词者所应抱之鹄的也。自<专名>东坡</专名>出,而词中乃见倾荡磊落之气,足以推倒一世之豪杰,开拓万古之心胸。继之以<链接 xhref="@">晁补之</链接>、<链接 xhref="@">叶梦得</链接>、<链接 xhref="@">陈与义</链接>、<专名>向子諲</专名>之流,沿流扬波,以迄于南渡之际,悲歌慷慨,异境别开,而<专名>辛稼轩</专名>以一代雄才,蔚为中坚人物,“<引用>所作大声镗鞳,小声铿鞫,横绝六合,扫空万古。</引用>”(《后村诗话》)一时作者,如<专名>张元干</专名>、<链接 xhref="@">张孝祥</链接>、<链接 xhref="@">陆游</链接>之属,从而辅翼之,以自成其为豪杰之词。<链接 xhref="@">刘克庄</链接>、<链接 xhref="@">刘辰翁</链接>,庶几后劲。<链接 xhref="@">刘过</链接>、<链接 xhref="@">陈亮</链接>能作壮语,而声不副其情,抑亦其次也。私意欲于<专名>浙</专名>、<专名>常</专名>二派之外,别建一宗,以<专名>东坡</专名>为开山,<专名>稼轩</专名>为冢嗣,而辅之以<专名>晁补之</专名>、<专名>叶梦得</专名>、<专名>张元干</专名>、<专名>张孝祥</专名>、<专名>陆游</专名>、<专名>刘克庄</专名>诸人。以清雄洗繁缛,以沉挚去雕琢,以壮音变凄调,以浅语达深情,举权奇磊落之怀,纳诸镗鞳铿鞫之调。庶几激扬蹈厉,少有裨于当时。世变极矣。“<引用>感人心者,莫先乎情,莫切乎声。</引用>”(<专名>白居易</专名>《乐府古题·序》)世有以吾言为然者乎?请事斯语。</段落>
<段落>前人有谓学<专名>苏</专名>、<专名>辛</专名>将流为粗犷者,此自不善学者之过,亦由其时代环境关系,勉作壮音,其性情怀抱,雅不相称故也。必欲于<专名>苏</专名>、<专名>辛</专名>之外,借助他山,则<链接 xhref="@">贺铸</链接>之《东山乐府》、<链接 xhref="@">周邦彦</链接>之《清真集》,兼备刚柔之美,<专名>王灼</专名>曾以“奇崛”二字目之(见《碧鸡漫志》)。参以二家,亦足化犷悍之习,而免末流之弊矣。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文芸阁</专名>先生(<专名>廷式</专名>)云:“<引用>词家至<专名>南宋</专名>而极盛,亦至<专名>南宋</专名>而渐衰。其衰之故,可得而言也。其声多嘽缓,其意多柔靡,其用字则风云月露、红紫芬芳之外,如有戒律,不敢稍有出入焉。迈往之士,无所用心,沿及<专名>元</专名>、<专名>明</专名>,而词遂亡,亦其宜也。</引用>”(《云起轩词钞·序》)吾人怵于国势之阽危,与词风之衰敝,深感<专名>文</专名>氏之说,实获我心。而所谓词至<专名>南宋</专名>而渐衰者,则沿文人之习见,以<专名>姜</专名>、<专名>吴</专名>一派,代表<专名>南宋</专名>词家。<专名>文</专名>固力主<专名>辛</专名>、<专名>刘</专名>者,此派实创自<专名>东坡</专名>,而发扬于<专名>南宋</专名>也。<专名>文</专名>氏又致慨于“<引用>迩来作者虽众,然论韵遵律,辄胜前人,而照天腾渊之才,溯古涵今之思,磅礴八极之志,甄综百代之怀,非窘若囚拘者所可语也</引用>”(《云起轩词钞·序》)。世有闻<专名>文</专名>氏之风而起者乎?愿馨香祷祝以俟之。吾辈责任,不在继往而在开来,不在守缺抱残,而在发扬光大。<专名>彊村</专名>先生称<专名>文</专名>氏词,有“<引用>拔戟异军成特起,非关词派有<专名>西江</专名>,兀傲故难双</引用>”(《望江南·题云起轩词钞》)之句,此<专名>彊村</专名>先生之所以为大,在其能并蓄兼容也。世有“兀傲难双”,如<专名>芸阁</专名>先生者乎?假长短句以警惕痴顽,发浩然之气,而砺冰霜之节,愿与当世学词者共勉之矣。</段落>
</正文>
</档案文章>
</资料档案>
<资料档案 archiveID="zawen">
<标题>龙榆生先生文集</标题>
<作者>龙榆生</作者>
<档案文章 fileID="lys-muxushengya">
<标题>苜蓿生涯过廿年</标题>
<作者>龙沐勋</作者>
<说明>
<段落>
<专名>琴</专名>按:原文于 1943 年 2 月 13 日(<专名>中华民国</专名>三十二年)写成,先生其时四十二岁,连载于<专名>周黎庵</专名>主编之《古今》半月刊第 19 期至第 23 期(同年 3 月~5 月)。原版排印略有错字,其明显者于此电子版径改之,部分则于附注说明。</段落>
</说明>
<正文>
<副标题>内容提要</副标题>
<段落>
<专名>琴</专名>按:原文分七部分,分四期刊于《古今》杂志。以下内容根据先生文章及<专名>张晖</专名>《龙榆生先生年谱》整理而成。</段落>
<段落>第一部分(<链接 xhref="?f=lys-mxsy1">教书习惯的养成</链接>)刊于《古今》第 19 期,讲述先生少年时期(11 至 14 岁,1912 至 1915 年)就学于父亲<专名>龙赓言</专名>创办的<专名>集义小学</专名>,少年早慧,在作文《苏武牧羊赋》中写下“齿落八九,发馀几何”的警句。先生受到哥哥<专名>龙沐光</专名>、<专名>龙沐棠</专名>的影响与帮助,在 20 岁(1921 年)时到<专名>武昌</专名>拜师于<专名>黄侃</专名>(字<专名>季刚</专名>)。<专名>黄侃</专名>对先生的影响甚大,先生之后从<专名>朱祖谋</专名>研究词学的动机,亦由<专名>黄</专名>所触发。文中提到“结婚多年”是指先生 16 岁(1917 年)从父命在<专名>九江</专名>岳父家中与<专名>陈淑兰</专名>成婚。</段落>
<段落>第二部分(<链接 xhref="?f=lys-mxsy2">初出茅庐的挫逆</链接>)刊于《古今》第 19 期,讲述先生 22 岁(1923 年)凭着从岳父处借到的五十圆,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开始执教,却因不谙<专名>吴</专名>语被辞退,后至<专名>武昌</专名>,因<专名>黄侃</专名>的帮助在<专名>武汉</专名>
<专名>私立中华大学附中</专名>教国文的事。当时月薪仅四十八吊,居住环境不佳,又因妻居娘家,从俗不可过年,先生遂年末辞教率妻儿返乡。</段落>
<段落>第三部分(<链接 xhref="?f=lys-mxsy3">海滨的优美环境</链接>)开头至“想探访他的踪迹”刊于《古今》第 19 期,其馀刊于《古今》20~21 期合刊,讲述先生 1924 至 1928 年在<专名>集美</专名>教学的经历。1924 年,先生接<专名>黄侃</专名>门生<专名>张馥哉</专名>电报邀请,赴<专名>厦门</专名>
<专名>集美学校</专名>为其代课,月薪九十五圆。<专名>集美</专名>地理条件独特,藏修游息,几与世隔,先生感到学术文化机关应该政治和商业性质的分子隔离,方能够培养真才实学的人。先生又因其学生<专名>邱立</专名>之介,拜<专名>厦门大学</专名>国文系<专名>陈衍</专名>(字<专名>石遗</专名>)为师。<专名>陈衍</专名>后致函<专名>上海暨南大学</专名>国文系<专名>陈钟凡</专名>(后改名<专名>中凡</专名>,字<专名>斠玄</专名>)推荐先生,先生遂于 1928 年辞去<专名>集美中学</专名>教席。</段落>
<段落>第四部分(<链接 xhref="?f=lys-mxsy4">重来<专名>上海</专名>的奋斗</链接>)刊于《古今》第 20~21 期合刊,讲述先生于 1928 年秋至 1935 年期间在<专名>沪</专名>教学之事。1928 年 9 月起先生任教于<专名>暨南大学</专名>国文系,寓居<专名>暨南新村</专名>。同年秋冬间,又应<专名>国立音乐院</专名>(曾改组为<专名>国立音乐专科学校</专名>)<专名>萧友梅</专名>(字<专名>思鹤</专名>)之请,为<专名>易孺</专名>(号<专名>大厂</专名>,又号<专名>韦斋</专名>)代课。为倡导学风,先生捐献出所藏的《四部丛刊》及其它图书创办国文研究室,举办读书会。先生在<专名>沪</专名>期间,因<专名>陈衍</专名>介绍,交游渐广,先拜谒当时词坛名宿<专名>夏敬观</专名>(字<专名>剑丞</专名>,号<专名>吷庵</专名>),又向<专名>陈三立</专名>(字<专名>伯严</专名>,号<专名>散原</专名>)、<专名>朱孝臧</专名>(又名<专名>祖谋</专名>,字<专名>古微</专名>,号<专名>彊村</专名>)两老等名流求教。1931 年,<专名>朱孝臧</专名>辞世,于病榻前将朱砚授与先生,嘱先生为其完成未了的校词之业。次年,“一·二八”事变爆发,先生在<专名>音乐院</专名>一地下室内,费了数月之功,将<专名>彊村</专名>遗稿校录完竣,刊成了一部十二本的《彊村丛书》。1933 年,先生创办《词学季刊》。在这几年间,<专名>暨南大学</专名>内外党派争斗不迭,先生对其感到绝望。</段落>
<段落>第五部分(<链接 xhref="?f=lys-mxsy5">
<专名>岭表</专名>一年的遭遇</链接>)刊于《古今》第 22 期,主要讲述先生任教<专名>中山大学</专名>的经历。1935 年春,<专名>国民党</专名>元老<专名>胡汉民</专名>(字<专名>展堂</专名>)与先生尺牍相和。当年暑假,先生收到<专名>中山大学</专名>聘书,<专名>胡</专名>亦表示希望其南下之意,先生在暑假到<专名>广州</专名>观察形势,九月返回<专名>暨南大学</专名>,看到校内仍旧勾心斗角,遂辞去<专名>暨南大学</专名>教席,向音专请假一年,举家南迁。到<专名>中大</专名>后,又遇到顽皮学生,先生“恩威并用”,用旁敲侧击的说法,引导学生端正学习态度,并精心选择教材内容,循循善诱,学生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绩。先生在<专名>中大</专名>虽也受到同事猜忌,最后得以解决,并相处和洽。正当希望长居岭南,叵料 1936 年 6 月<专名>粤</专名><专名>桂</专名>“<专名>西南事变</专名>”起,<专名>陈济棠</专名>、<专名>李宗仁</专名>以抗<专名>日</专名>名义北上反<专名>蒋</专名>(<专名>中正</专名>),谣传<专名>广州</专名>将有巷战。先生举家仓促回<专名>沪</专名>,经济损失严重,生活顿见窘迫。</段落>
<段落>第六部分(<链接 xhref="?f=lys-mxsy6">苦难的紧张生活</链接>)刊于《古今》第 23 期,讲述先生返<专名>沪</专名>之后生活拮据之状。1936 年 8 月返<专名>沪</专名>之后,<专名>广州</专名>局势未定,先生未获正职,只好闲居<专名>上海</专名>,先生又遭遇胃病和湿气复发,只有<专名>国立音专</专名>及<专名>苏州</专名>
<专名>章氏国学讲习舍</专名>两校教职之微薄收入。<专名>西南事变</专名>虽已于 1936 年 9 月平定,然先生因健康问题,遂绝南游之意。1937 年夏<专名>日</专名>军侵<专名>华</专名>,8 月 13 日进攻<专名>上海</专名>,民不聊生。数年间,先生虽兼任<专名>上海</专名>、<专名>苏州</专名>两地五校教职,辗转劳顿,依然收入微薄,况家眷众多(一家十馀口),兼宿疾时起,生活非常艰难。1940 年(<专名>民国</专名>二十九年)春 3 月,<专名>汪精卫</专名>伪国民政府于<专名>南京</专名>成立。同年 4 月,先生扶病至<专名>南京</专名>,当月<专名>中央大学</专名>复校,先生为“复校筹备委员会”成员,7 月,在<专名>汪精卫</专名>资助下,创办《同声月刊》,即最后一段“我又回到本来的岗位……”所指之事。</段落>
<段落>第七部分(<链接 xhref="?f=lys-mxsy7">自我的检讨</链接>)刊于《古今》第 23 期,乃先生回顾二十二年教书生涯之体验。</段落>
<段落>“苜蓿”生涯:指清苦的教师生涯。语出<专名>唐</专名>
<专名>薛令之</专名>《自悼》诗,<专名>宋</专名>
<专名>计有功</专名>《唐诗纪事·薛令之》载:“(薛令之)及第,迁右庶子。<专名>开元</专名>中,东宫官僚清淡,<专名>令之</专名>题诗自悼曰:‘朝日上团团,照见先生盘。盘中何所有,苜蓿长阑干。饭涩匙难绾,羹稀箸易宽。只可谋朝夕,何由度岁寒?’”右庶子,掌太子教养等事。“苜蓿长阑干”,谓苜蓿零落散布。</段落>
<档案文章 fileID="lys-mxsy1">
<标题>一、教书习惯的养成</标题>
<正文>
<段落 缩进="false">
<图片 src="images/mxsy.jpg" width="512" height="373" canEnlarge="true" placement="right">
<说明>《苜蓿生涯过廿年》手稿照片</说明>
</图片>
</段落>
<段落>我是命中注定做教书匠的!自从二十岁那一年,由我那僻处<专名>湘</专名>
<专名>赣</专名>交界的故乡(<专名>万载</专名>
<专名>株潭</专名>)糊里糊涂的跑了出来,当初做着一名小学教师,渐渐升教中学,以至大学,整整二十二年,除了寒暑假之外,是不曾离开过教书生活的。国府还都的那年春季,我还在<专名>上海</专名>,担任<专名>国立音乐专科学校</专名>,和<专名>私立光华大学</专名>等处的教席。那时我的肠胃病害的不能起床,为着<专名>汪</专名>先生的特殊知遇,勉强扶病到了<专名>南京</专名>。中间隔了四五个月,不曾拈着粉笔,便有些“皇皇然若有所失”,好像老于兵间的宿将,骤然离开了那队伍,便有些不很自在似的。</段落>
<段落>说来惭愧!我虽然教书二十多年,好像小学生升学似的,一步一步的由小学升上去,忝做大学教授,不知不觉间也就十五年了!然而每一次学校里叫我填起履历来,我总是把出身一栏空着的。有许多朋友,看见我在学术界的交游方面,大多数是<专名>北大</专名>出身,或者是<专名>北大</专名>的老教授,如<专名>张孟劬</专名>、<专名>吴瞿安</专名>诸先生之类,硬派我做<专名>北大</专名>国文系毕业的。在国府还都的那年,有一次,<专名>汪</专名>先生约我去吃饭,同席的有一位原在<专名>北京女子师范学院</专名>做教务长的<专名>王厦材</专名>先生,<专名>汪</专名>先生给我介绍,说<专名>王</专名>先生对他讲,和我是<专名>北大</专名>老同学,所以特地约到一块儿来谈谈。我当时怪难为情的,又不敢冒充,只得低声的向<专名>汪</专名>先生解释,大约是因为我有三个哥哥,叫做<专名>沐光</专名>、<专名>沐棠</专名>、<专名>沐仁</专名>的,都曾肄业<专名>北大</专名>,时间过得长远了,<专名>厦材</专名>先生或者记错了吧!区区原来自十四岁在故乡<专名>龙氏私立集义高等小学校</专名>毕业之后,就不曾升过学的!</段落>
<段落>我现在还时常感觉到,我的吃饭本领,那根基还是在那十三四岁时候打定的,而我的教书匠生涯,也就同时开始了!我的父亲,是贫苦出身的。中了<专名>光绪</专名>庚寅科的进士,和<专名>文芸阁</专名>、<专名>蔡孑民</专名>、<专名>董绶金</专名>诸先生同榜,后来做了二三十年的州县官,一直是清风两袖。现在虽然事隔四十馀年之久,而我在外面偶然遇着<专名>桐城</专名>人士,不拘老少,谈起来,差不多没有不知道“<专名>龙</专名>青天”的。我父亲自从辛亥革命那年,退居乡里,除了奉养我的八十多岁的老祖母外,就在离家二三里地的一座<专名>龙</专名>氏宗祠里,创办了那一所<专名>集义小学</专名>,所收的学生,大都是族人子弟,而我和我的几个堂兄弟,也就做了那学校里的基本队伍。那时同学们也有四五十个,除了另请一位教<专名>英</专名>算的先生外,其馀国文和历史等等,都是由我父亲教的。他老人家是最服膺<专名>孔</专名>老夫子“学而不厌,诲人不倦”那两句名言的。他教学生,相当的严厉。每天叫学生们手钞古文,以及《史记》列传,<专名>顾</专名>氏《方舆纪要》总序、《文选》、《杜诗》之类,每个学生都要整整的钞了几厚本,钞了便读,读了要背,直到颠来倒去,没有不能成诵的,方才罢手。一方面又叫学生们点读《通鉴》,每天下午,大家围坐起来,我父亲逐一发问,有点错句子,或解释不对的,立即加以纠正。一个星期之内,定要做两次文章。学生们做好之后,交给我父亲,详加批改,再叫学生站到案旁,当面解释一遍,又要学生拿去另誊清本,交出重阅。单说我个人,经过这一番严格训练,一年之后,便可洋洋洒洒的,提起笔来,写上一篇一两千字的很流畅的议论文。到了高小毕业,就学会了做骈文诗赋。我还记得有一次,我父亲叫同学们做一篇《苏武牧羊赋》,以“海上看羊十九年”为韵。我居然做了一篇仿佛《六朝唐赋》体格六七百字的东西,现在还记得“发馀几何,齿落八九”,那么两个警句。后来我在各级学校里,混了二十几年,虽然因为经验关系,或从时髦人物,得了些新的教授方法。可是要求国文的进步,还是免不得这句“熟则生巧”的老话,心手相应,意到笔随,我父亲当年教我的法门,总是终身吃着不尽的呢!</段落>
<段落>我生来就有一种自尊心,而且勇于负责的。自从五岁丧母之后,就跟着父亲。尤其在十岁那年,父亲弃官归里,从事小学教育之后,更是朝夕不离。我父亲对儿子,是有些溺爱的,常爱向亲戚朋友夸奖我,说我的诗文做得好,素来不骂我,打是更谈不上的了。我却并不因为父亲的溺爱,便放肆或偷懒起来,反而加倍努力,比人家进步得特别快些。有时候,我父亲因为有特别的事情,不能够到学校里来,我便招集同学们,团坐在一块,温起书来,背的背,讲的讲,俨然代表执行着我父亲的职务。后来我父亲索性叫我帮着改文,事实上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,俨然做起助教来了。</段落>
<段落>我在高小毕业之后,便抱着一种雄心,想不经过中学和大学预科的阶段,一直跳到<专名>北大</专名>本科国文系去。那时我有一个堂兄名叫<专名>沐光</专名>的,在<专名>北大</专名>国文系肄业,一个胞兄名叫<专名>沐棠</专名>的,在<专名>北大</专名>法科肄业。他们两个,都和<专名>北大</专名>那时最有权威的教授<专名>黄季刚</专名>先生很要好。每次暑假回家,总是把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编的讲义,如《文字学》、《广韵学》、《文心雕龙札记》之类,带给我看。我最初治学的门径,间接是从<专名>北大</专名>国文系得来,这是无庸否认的。我那堂兄还把我的文章带给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看,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加了一些奖诱的好评,寄还给我,并且答应帮忙我,直接往入<专名>北大</专名>本科。后来我在十七岁的那一年,生了一场大病,几乎一命呜呼。我另有一个堂兄名叫<专名>沐仁</专名>的,就靠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的介绍,不曾经过预科的阶段,直接进了<专名>北大</专名>国文系。等我病体回复健康,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在<专名>北大</专名>,也被人家排挤,脱离他往了。我的父亲因为供给三个子姪的学费,和几十口的大家庭生活,积年薪俸所入,也消耗的差不多了。我只好打消这升学<专名>北大</专名>的念头,努力在家自修,梦想做一个高尚的“名士”。到了将近二十岁的时候,我的胞兄<专名>沐棠</专名>,在<专名>北京</专名>教育部死了!我也结婚多年了——我的家乡是喜欢替儿女早完婚嫁的,我也不能例外——觉着躲在乡间,不是道理,而那时的国立大学,渐渐对于审查资格,严格起来,“只看衣衫不看人”,也只好随他去了。后来终于得了父亲的允许,勉强凑了些费用,由堂兄<专名>沐光</专名>的介绍,到了<专名>武昌</专名>,拜在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的门下,学些音韵学。那时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在<专名>武昌高等师范学校</专名>(后来改称<专名>武昌师范大学</专名>,再改<专名>武汉大学</专名>)教书,我也偶然跟着他去旁听,一方面教他的第二个儿子名叫<专名>念田</专名>的读《论语》。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除声韵文字之学致力最深外,对于做诗填词,也是喜欢的。他替我特地评点过一本《梦窗四稿》。<着重>我后来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,得着<专名>朱彊村</专名>先生的鼓励,专从词的一方面努力,这动机还是由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触发的</着重>。我在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家里,住不到半年,一面做学生,一面做先生,也颇觉着称心如意。我还记得,我在过二十岁生日的那一天,正是暮春天气。悄悄的一个人,跑到<专名>黄鹤楼</专名>上,泡了一壶清茶,望着黄流滚滚的<专名>长江</专名>,隔着人烟稠密的<专名>汉阳</专名>
<专名>汉口</专名>,风帆如织,烟树低迷,不觉胸襟为之开展,慨然有澄清之志。照了一张纪念相,做了几首歪诗,现在早已不知散在那里去了!过了不久,不幸<专名>王占元</专名>的部下,在<专名>武昌</专名>闹起兵变来,我跟着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和<专名>高师</专名>的同学们,逃奔到城外的<专名>长春观</专名>,再转到<专名>汉口</专名>。这次兵变平息,恰好我家仅馀的些少资本,做点夏布生意,又被驻到<专名>汉口</专名>的经理人耗蚀完了!那时恰值暑假,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带着我到<专名>苏</专名>
<专名>扬</专名>各地,玩了一番,我就卷了铺盖,挟着几本用过苦功的书籍,回到家乡吃老米饭去。</段落>
</正文>
</档案文章>
<档案文章 fileID="lys-mxsy2">
<标题>二、初出茅庐的挫逆</标题>
<正文>
<段落>
<专名>民国</专名>十一年的春季,我的妻闹着要回<专名>九江</专名>娘家去。那时她已养了一男一女,住在乡间有些厌烦了。她的父亲<专名>陈古渔</专名>先生,是前<专名>清</专名>最末一科的进士,和我的父亲,一同在<专名>湖北</专名>做知县。这门亲事,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说合的。我在旧历的新年,带着妻儿到了<专名>九江</专名>,住了不久,就向我岳父借了五十圆的旅费,溜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,正式开始我那“糊口四方”的生活了!我的父亲虽然做了几十年的清官,也曾被<专名>两湖</专名>总督<专名>张文襄</专名>公派到<专名>日本</专名>去考察过,一时名辈,如<专名>吴挚甫</专名>(<专名>汝纶</专名>)、<专名>赵巳山</专名>(<专名>尔巽</专名>)<引用附注 id="1"/>诸先生,都很赞许。可是他老人家生性骨鲠,素来不喜应酬。尤其在归隐以后,十几年来,差不多与世相遗了。所以我跑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,找不着<引用附注 id="2"/>一个和我父亲有关系而在社会上有些声望的人物来。赤手空拳的,一个初出茅庐的乡下人,混进这个五方杂处的洋场里去,真有“前路茫茫,望洋兴叹”之感,那里还会有我这乡下佬托身之地呢?我寄住在<专名>法</专名>租界一家同乡开设的夏布庄的一间搁楼里,仅得一榻之地,一线之光,偶然想起<专名>陶渊明</专名>先生“审容膝之易安”的句子来,不禁有些“毛骨悚然,汗流浃背”。幸亏那夏布庄主人<专名>柳馀甫</专名>先生,和我家有些瓜葛,而且在同乡的商人里面,是最喜欢帮助斯文人的。我得着他的照顾,吃饭还没有问题,可是我素来是不惯“素食”的,——这是《诗经》里面所说的“彼君子兮,不素食兮”的素食,不是素菜馆如<专名>功德林</专名>、<专名>觉园</专名>等所办的素食。——到底怎样去谋职业呢?我开始向报馆去投稿,做了一首讽刺时事的七言古体诗,侥幸的被新闻报副刊主笔看上眼了,把它登了出来。过了些时,我的新认识的一位漂流在外的同乡朋友<专名>柯一岑</专名>先生(他也是改名换姓,糊里糊涂溜到<专名>上海滩</专名>上来的,等到出了头之后,才恢复本姓叫<专名>郭一岑</专名>)正在《时事新报馆》,主编《学灯》,和<专名>上海</专名>方面的文化教育界有些交谊,就把我介绍到<专名>北四川路</专名>
<专名>横滨桥</专名>的一家<专名>神州女学</专名>里去教书。我教的是高小最高年级的两班国文,满堂的“<专名>吴</专名>侬软语”的女孩子,看学校里请了这样一位身穿蓝布长衫——我这蓝布长衫,直到现在,还是喜欢穿的。后来惹出了许多有趣味的故事,待我慢慢的再讲。阅者如不相信,请到我的寓所,参观十年前<专名>徐悲鸿</专名>先生替我画的受砚图,和最近<专名>方君璧</专名>女士替我画的<专名>彊村</专名>授砚图,就可恍然我是“说老实话”的人了——头发长得很长,不修边幅,而带着几分土气息的国文先生来,就有些“窃窃私语”,这个我是心里明白的。那时的待遇,是月薪大洋二十八圆,每天由学校里供一顿中饭,因为上下午都有课的。我天天都是破晓起身,吃了几根油条,就在夏布庄走到<专名>外摆渡桥</专名>,趁三等电车到<专名>神州女学</专名>去,勉强维持了一个多月。终于学生们向当局提出抗议来了,说是<专名>龙</专名>先生的学问,虽然不错,可是我们大家听不懂他的话。——其实这一层,我倒是托天之福,我的嘴巴是天叫我吃四方的。虽然不能操着各省的方言,可是一出门来,我的普通话就说的相当好,人家猜不着我是“<专名>江西</专名>老表”呢。——教务主任<专名>谢六逸</专名>先生,弄得没有办法,我也只好知难而退,让给<专名>谢</专名>主任自己去兼了。说起这个女学,是由<专名>张默君</专名>女士创办的,她虽然担任着校长,我可不曾见过她一面。后来她和考试院副院长<专名>邵冀如</专名>先生结了婚,她自己仿佛也在做着立法委员,在南京 玄武门内建筑了一座“美轮美奂”,富丽如宫殿的“梦笔生花馆”。区区侥幸在<专名>上海</专名>做了几年大学教授,春假到<专名>南京</专名>去拜访她,承蒙她们贤伉俪殷勤招待,叨扰了几次盛筵,我笑着对<专名>邵</专名>夫人——这是用<专名>司马迁</专名>作《史记》的笔法,这称呼是应该如此的——说:“<专名>张</专名>校长!我是你十年前的旧属呢!”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一岑</专名>看见我又失了业,说我不是教小学的材料,因为<专名>上海滩</专名>上的小学生,大多数是操<专名>吴</专名>语或<专名>粤</专名>语的。后来他又把我介绍给××高级商业学校的校长×××博士。×博士是相当有名的人物,可是那学校早就名符其实的有些商业化,对于聘请教员,是要看货色的。他向介绍人要求叫我写一封很长的信,把我教国文的方法和主张说出来给他做参考。我也心里明白,这明明是考试先生,便有些不耐烦,可是回头一想,<专名>西楚霸王</专名>兵败<专名>乌江</专名>,“尚何面目以见<专名>江东</专名>父老”的话,与其回到故乡,受邻里戚党的暗嘲热讽,倒不如硬着头皮在外边乱撞,偶然丢一两回丑,也算不了什么了不得的事。古人说:“富贵归故乡”。读者诸君,须要切记。假如你也是和我一样冒冒失失跑到外地谋生活的人,倘是不能够扬眉吐气的话,那你宁肯饿死在马路上,千万不要回到本乡本土去,受人家的奚落。我们乡里有句俗话,叫做“近处菩萨远处灵”,我就抓住这句名言,做我立身处世的唯一方针呢!我那时思来想去,没有别的办法,只好信口开河的胡诌出一大篇道理来,寄给那位博士校长,侥幸他认为合格了。可是要等到暑假招生之后,看看是不是“生意兴隆”,才来招聘我去担任些钟点。这我可忍耐不住,想起<专名>黔娄</专名>不食“嗟来之食”,我家里还有老米饭,那个高兴来弄这种“生意经”呢?我就拂衣而去,一溜烟的又离开这个滑头社会,溯<专名>江</专名>西上了!</段落>
<段落>路过<专名>九江</专名>,上了岸,到岳家去,看了一看我的儿女,在<专名>江</专名>边的客栈里住了一宵,第二天又搭轮船到了<专名>汉口</专名>。立即过<专名>江</专名>到<专名>武昌</专名>
<专名>黄土坡</专名>,去看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。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的脾气,我想大家都晓得的,却是对我这个受业不到四个月的门生,特别的好。他知道我的家境中落了,在<专名>上海</专名>又“铩羽而归”,正陷在“进退维谷”的境地,登时叫他的侄儿叫<专名>耀先</专名>哥的(他名叫<专名>黄焯</专名>,后来在<专名>中央大学</专名>,做了十多年的助教,听说现在在<专名>四川</专名>国立某大学做教授,已经好多年了)把我的行李搬到他家里去住,说不定要替我设法,找个中学教员的位置。果然不到几天,那<专名>私立中华大学</专名>的校长<专名>陈时</专名>先生,就送了一封聘书来。那聘书上载明教授附中的国文,月薪四十八吊。我因为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的好意,而且我的教书经历,总算升格了,所以我也不去计较待遇的厚薄,就把聘书收下来了。到了秋季开学,我为着上课的便利,搬到一家公寓里住着,但离学校还是相当的远。我每天清早,走到附近的小店,坐到长板凳上,买了几根油条,(那时候的大饼油条,是便宜不过的,拉黄包车的,拿了几十文钱,要吃它一个饱。却不料二十年之后,一个国立大学教授,兼着简任一级的官员,每天早上要多吃几根油条,连着儿女一道吃,就非大大的加以节制不可,唉!)和一大碗滚开水,解决了肚子里的饥饿,挟着那讨饭袋——教授皮包——翻过<专名>蛇山</专名>,走到那个学校里上课去。那间教室,大概是向什么古庙里借来的,装着几扇木槅纸糊的门窗,地面一高一低的。那临时用几条木板拼搭起来的讲台,我踏上去几乎跌了个倒栽葱,引得哄堂大笑。可是你倒不要藐视了这一班学生老爷们,他们虽不像<专名>上海</专名>那批小姐们的摩登,可是一样的会向新来的先生捣乱,照例的说听不懂我的话。那我可有些冒火了,我当时毫不客气的“赫然震怒”,把这批学生当面教训了一番。我说:“我从小就生长在你们<专名>湖北</专名>的,我也会讲<专名>湖北</专名>话。难道你这批<专名>湖北</专名>人,都学了洋话,连本省的话都听不惯了吗?”刁顽的学生,只有严厉的对付他们,才会俯首帖耳来听呼唤的。果然被我骂得一声不响了。我忿忿的出了教室,跑回公寓里,把那捞什子的聘书,叫人退回学校里去,一面向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道谢,说是我不适宜于教书的,这回决定回到老家,“身率妻子,戮力耕桑”去了。结果<专名>陈</专名>校长屈尊跑到我的寓所来,并且带着两名学生代表,向我赔罪,我才息了怒,答应着继续教他们的书。<专名>武汉</专名>的天气,是比较冷的。我住在那家公寓里,一间仅容一床一桌的屋子,地板和窗子都是破烂不堪的。隔着板壁的芳邻,据说大半是些丘九老爷,白天他们到学校上课去,倒还觉得静悄悄的。一到了上灯时分,可就“胡笳互动,牧马悲鸣”似的,胡琴马将的声音,杂然并作,一直闹到深更半夜,我倒佩服他们的精神真不错呢!那是“穷秋九月”的季节,瑟瑟的酸风,从破纸窗子不断的侵袭进来,我的身体素来是单薄的,就有些抵挡不住。我可相信精神是能够克服一切的。闹的尽管他闹,吹的尽管它吹,我对着一盏煤油灯,踏着窸窒作声的地板,用那蝇头般的小字,批校我那部石印本的《昭明文选》(这部书我是常常携在身边,作为第一年正式教书的纪念品),有时也会拍着破桌子,哼些诗词,恰和老<专名>杜</专名>的“青灯无语伴微吟”,仿佛有了相同之感。这生活过了三个多月,就到寒假了。我因为我的妻儿,在娘家过年,有些不便——<专名>九江</专名>的乡俗,是不准出嫁了的女儿在家过年的,女婿和外甥是更不销说的了——就把她们接回老家去。我在外面混了一年,受了许多的挫折,也就有些心灰意懒,我的父亲也曾叫我暂在家里住下,犯不着这般的做,横着家里老米饭还有得吃呢!我打定了主意,就写信给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,把<专名>中华附中</专名>的教席,婉辞推却了。</段落>
</正文>
<附注>
<段落 id="1">
<专名>赵尔巽</专名>(1844~1927):字<专名>次珊</专名>,号<专名>无补</专名>。此谓其字<专名>巳山</专名>殆谐音之误。</段落>
<段落 id="2">原文为“找着不一个……”疑应作“找不着一个……”。</段落>
</附注>
</档案文章>
<档案文章 fileID="lys-mxsy3">
<标题>三、海滨的优美环境</标题>
<正文>
<段落>事有凑巧,我回家不到几天,忽然接着<专名>上海</专名>转来的电报,说有一位朋友<专名>张馥哉</专名>先生(他是<专名>北大</专名>国文系毕业,也就是当时所谓<专名>黄</专名>门四大金刚之一。他和我堂兄<专名>沐光</专名>,是同班的,而我这时和他还未相识,不过由他的亲戚<专名>金怀秋</专名>先生介绍过,他就把我记在心里。后来我做了<专名>暨南大学</专名>的国文系主任,才把他拉来教文字音韵学,共事了几个月,又遇着“一二八”的事变,损失了不少的书籍,他还是回到<专名>浙江</专名>教中学去。他是一位淡于名利的学者,屡次有朋友招他到大学里教书,他总是推托着不肯远行。直到“八一三”事变以后,他才从间道避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租界内来,和我们几位朋友,合办<专名>太炎文学院</专名>,可是不久他就病死了!身后萧条,我愧不能多所济助,有负死友,念之痛心!)要我到<专名>厦门</专名>
<专名>陈嘉庚</专名>先生办的<专名>集美学校</专名>去,代他的课。月薪是九十五圆——照<专名>周佛海</专名>先生的话,合起现在的法币来,应该在万元以上呢!——教的是旧制中学的最高年级。我毫不踟蹰的,又动了远游之念了。登时回了一个电报,答应下来。就在正月初三的那一天,辞了老父,别了妻子,冒着大风雪,独自一个人坐着山轿,走了两天,到<专名>萍乡</专名>搭火车,转到<专名>武昌</专名>,顺流东下,经过<专名>上海</专名>,取得<专名>馥哉</专名>的介绍信,换上<专名>太古公司</专名>的海船,一直漂到<专名>厦门</专名>去。一路举目无亲,加上<专名>厦门</专名>话的难懂,一登了岸,便有些异样的感觉。可是既然路远迢迢,冒冒失失的走了出来,只得鼓起勇气乱撞,好容易由旅馆里的茶房,送上开往<专名>集美</专名>的帆船,在海港里走了三四十里,到了<专名>集美村</专名>,找着一位体育教员<专名>孙移新</专名>先生(是<专名>馥哉</专名>介绍的)替我叫校工把行李搬到校舍里去。我这生长在山乡里的人,一旦住在这一所三面临水的高楼里,看那潮生潮落,朝夕变幻的海滨风景,倒也心胸开拓,忘却了那异乡孤寄的闲愁呢。</段落>
<段落>我虽然上年在<专名>上海</专名>和<专名>武昌</专名>教过书,得了些少的经验和教训,可是来到这陌生的学校,教的又是最高年级,总免不了有些“战战兢兢”起来。好在那一班的学生,对<专名>馥哉</专名>是极端崇拜的,所以对他介绍来代课的人,也就渐近自然了。<专名>李</专名>主任爱喝一点白酒,办事非常的认真,而对同事们倒是极诚恳的。他有时候带点酒意,跑到我的房间里来闲谭,把我改的作文,抽出来瞧了几本。他才老实不客气的对我说:“<专名>馥哉</专名>到底是个负责的朋友,不会随便拆烂污的?我看了你改的作文,我才相信你是个有真实本领的人物呢!”我受了他这番鼓励,真是感愧交集。后来学校里比较有真实学问的<专名>蔡斗垣</专名>、<专名>施可愚</专名>、<专名>姜子润</专名>诸先生,和<专名>叶采真</专名>校长,都对我另眼相看,学生们都对我敬礼有加,这位<专名>李致美</专名>先生,我还要推他做一个最先识货的人物,我至今还存着“知音之感”,想探访他的踪迹呢!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集美</专名>是<专名>闽南</专名>一个设备最完美的中学!校舍建筑在一个三角形的半岛上,有一二十座堂皇富丽的洋楼,绵延十数里的校基,分设着中学、男师范、女师范、水产科、小学部。学生数千人,大都是<专名>南洋</专名>华侨子弟,或<专名>闽南</专名>各县的土著,可是个个都会讲国语,没有人再说听不懂我的话了。华侨的性子,是非常爽直的。导之有方,比任何地方的学生都好教。我一直在那里教了四年半,从第四组教到第十七组,有的年纪比我大上十来岁,也有的十二三岁的孩子,非常活泼天真的。所有华侨的子弟,尤其对我好,好像家人父子般的。他们都说:“他们的父兄,叫他们远涉重洋,回到祖国来读书,是希望特别注重国文,知道些祖国的礼俗文化。”他们的好处是伉爽忠实,坏处却带了几分<专名>马来</专名>土人的犷悍,三句说得不投机,真个会“拔刀相向”。我常常想,从事华侨教育的人,应该这样去领导他们,发扬滋长他们的善根,化除他们的犷悍之气,把我们的优良文化,和民族思想,身体力行的,灌输到这班华侨子弟的脑子里。等他们回到<专名>南洋</专名>,把这种子,散布开去,不怕我们的大<专名>中华</专名>民族,不会“无远弗届”,替代了<专名>撒克逊</专名>民族,把国族飘扬到整个地球上去!我梦想着把这个理想的实现,自从到<专名>集美</专名>教书,以至跳到号称华侨最高学府的<专名>暨南大学</专名>,经过十二三年的长时间,都和华侨教育发生极密切的关系,我这梦想,一点不曾打断过。可惜历来主办华侨教育的人们,没有远大的眼光,只把“华侨教育”这四个大字,装着幌子,(<专名>陈嘉庚</专名>先生,却是一位实心实地要办好华侨教育的人,他把他那经营橡皮业赚来的钱,独力创办了这<专名>集美</专名>和<专名>厦门大学</专名>那么规模壮伟的两所学校。可惜托付不很得人,他的事业,也就跟着他的商业,渐渐消沉下去了!)把华侨子弟看做“天之骄子”,当他们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一般,把他们娇养起来,不特不注意给他们沐浴些宗邦教化,而且一味的放纵他们,笼络他们,让他们尽量发挥他们那犷悍的习性,弄得国内学生对他们当作“化外”,避之如恐不及!这个我可毫不客气的放胆批评,<专名>暨南</专名>就是一个好例子。结果华侨父老,就有些不很放心,给他们的子弟回国读书,那还谈得上“华侨教育”的特殊效果呢!这是后来的事,我不觉连类及之,暂且把它放下。我从十二年的春季,老远的跑到<专名>集美</专名>去代课,后来由代“即真”,从秋季起,学校就正式送了我的聘书,也不追问我的出身如何了。那时正是<专名>集美</专名>的黄金时代,它的科学馆和图书馆,都在不断的把新出的图书仪器,大量的购进来。若干有志的同事们,得着这优美的环境,又没有外界的引诱,(那地方本来是过荒岛,你若是想要嫖赌吃喝,寻求那不正当的娱乐,只好渡过老远的海峡,跑到<专名>厦门</专名>去。)所以埋头用功的着实不少,不到几年,都有了相当的著作,被南北各地的大学,礼聘做教授去。<着重>我在这里,感觉到学术文化机关,是绝对的应该和政治商业的区域,隔离开来,学校内部,绝对不容许有政治和商业性质的分子渗了进去,那才真正的能够造出有真才实学的人物来,作为改造社会、建设新国家的中坚份子。我生平不参加任何政治团体,本来也就是为着想要终身服务于教育界,替一般人做个榜样呢!</着重>
</段落>
<段落>我在<专名>集美</专名>四年半的时间,除掉一心一意的教书改文外,(我做专任教员,只教两班国文,每周担任教课十二小时,隔一周作文一次,时间是相当充裕的。)就是跑到图书馆去借书看。我这时感觉着我的常识太缺乏了,就是在国学方面,也算不得有了怎样深的造诣。所以我就努力的向各方面去寻求新的知识,把时人的作品,不拘新旧,以及翻译的文学、哲学、社会科学等等,涉猎了许多。又深恨我往年不曾多学外国语,以致不能直接去读西洋书籍。听到人家说,读东文化比较容易,我就特地买了不少的<专名>日本</专名>书,请同事<专名>黄开绳</专名>先生(他是<专名>东京帝国大学</专名>毕业的,后来染了肺病死了!)来教我读读了两三个月,因为<专名>黄</专名>先生吐血,不便打扰他做这义务教师,这事就中途而废了,我至今还引为大憾!</段落>
<段落>
<着重>我是一个主张硬干、笨干的人。我的任事是这样,我的治学也是这样。</着重>我从二十一岁,正式出来做教书先生,直到现在,已是四十二岁的年龄了!在这整整二十一年的当中,<着重>我无时无刻不在做人家的先生,也就无时无刻不在自己做学生</着重>,我忘了我是已过中年的人了!我还记得我在<专名>集美</专名>的时候,除却诚心诚意的向各种书本上去找指导我的先生外,那时恰好有位诗坛老将<专名>陈石遗</专名>先生,到<专名>厦门大学</专名>来做国文系主任。他老先生也是<专名>北大</专名>的老教授,门墙桃李,遍满寰区。他虽然也过着半世的清苦生涯,但因生性好客,自己会烧几样小菜——他著的家庭食谱,把稿子卖给<专名>商务印书馆</专名>,据说销到几十万册,着实赚了不少的钱呢!——而且特别喜欢奖掖后进。他认为得意的门生,常常会留着吃饭的,仿佛<专名>苏东坡</专名>先生的“碧云龙”茶,特为某几位门人而设。那时我在<专名>集美</专名>教过的学生<专名>邱立</专名>等,已经升入<专名>厦大</专名>,从他老先生去受业了。我反而由学生的介绍,拿点诗给<引用附注 id="1"/>他老先生看,他说我的绝句很近<专名>杨诚斋</专名>。我很惭愧,自己是<专名>江西</专名>人,那时连<专名>诚斋</专名>的集子都还不曾读过!<专名>宋</专名>人的绝句诗,我知识喜欢读<专名>王荆公</专名>的。我听了他老先生的话,赶紧向图书馆借了一部《宋诗钞》来,打开其中的《诚斋集钞》一看,才知道<专名>诚斋</专名>也是学<专名>王荆公</专名>的。我这才深深的佩服他老先生的眼光不错,也就备了些贽仪,向他碰了头,拜在他的门下。从这以后,我常常渡海到<专名>厦大</专名>去,向<专名>石遗</专名>先生领教——他给我论诗的信札,整整的一大本,可惜那年由<专名>沪</专名>南游<专名>岭表</专名>,在海舶中遗失了!——并且常是叨扰他自己做给自己吃的几碟小菜。夜间就住在<专名>邱</专名>同学的床上。原来<专名>邱</专名>同学比我大上七八岁,文字学是极造诣颇深的,我早把他当做“畏友”。他总是让床给我睡,而且常常陪我去逛<专名>南普陀</专名>,以及<专名>厦门</专名>附近一带的名胜地,情谊和兄弟一般的。自从我离开<专名>集美</专名>,还是不断的通信。有几次,我想找他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来教大学,都因受了阻碍,不曾实现。现在隔绝十馀年,不晓他漂流到什么地方去了!我对学生是诚恳的,所以历遭患难,得力于学生们的帮助,也着实不少,只是有心无力,不能够多多的提拔他们,五夜思之,还感着“惭惶无地”呢!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集美</专名>的风景,我认为是最适宜于教学的!藏修游息,都是一个最好的所在。只是气候比较差些,我的老胃病,就是在那时患起,一直害到现在。我那时感着不舒服,常是带着学生,到海边去闲游。那地方是不适宜于种柳的,却有许多大榕树和常绿的相思树。我常是坐在那绿阴之下,欣赏那青山绿水间,风帆叶叶、白浪滔滔的壮美风景。有时独自一个人,跑到<专名>鳌头宫</专名>的大石上去听潮音,澎湃铿锵,如闻天乐。我现在在晨光熹微中,执笔追忆,写到这里,对着案上那张独踞磐石、背临大海、飘飘然有“遗世独立”之慨<引用附注 id="1"/>的照片,还不禁“悠然神往”呢!</段落>
<段落>在<专名>集美</专名>四年半的当中,我曾回到老家两次。一次是十二年的暑假,我冒着炎蒸天气,老远的归到故乡,喜的老亲无恙,而我所深爱的最初一个女儿小名<专名>芙芬</专名>的,因为出麻疹死了!我的大儿子<专名>聪彝</专名>,也正患着同样的病。但为职任心所驱使,匆匆的离开家庭,回到<专名>厦门</专名>去。这年秋天我的大儿子也死了,接着又生了一个女儿。这消息,老父怕我伤心,直把我瞒到第二年的暑假,重返故乡,方才知道。就在这十三年的秋季,带着我的妻,和我的女儿<专名>顺宜</专名>,一同到<专名>集美</专名>去了!我这女儿的名字,是公公取的。果然从这以后,一切都比较顺手了。一直在<专名>集美</专名>乡下住着,除我个人到过两次<专名>福州</专名>,去看<专名>石遗</专名>先生,和逛<专名>鼓山</专名>外,不曾离开<专名>厦门</专名>一步。十七年的暑假,我因<专名>石遗</专名>先生的介绍,接到<专名>上海国立暨南大学</专名>的聘书,才带着我的妻,和两个女儿(一个叫<专名>美宜</专名>,是在<专名>集美</专名>生的),一个儿子(<专名>厦材</专名>),七八口书箱,辞别了这海山雄秀的<专名>厦门</专名>,乘桴北返。所有在<专名>厦大</专名>和<专名>集美</专名>的学生,都来结队欢送,并且留下许多纪念照片,表示依依惜别的样子,我也不禁为之黯然!</段落>
<段落>我是不爱出风头,和应酬巴结的,所以留在<专名>闽南</专名>这长远的时间,对于当地士绅和各方面,都少交往。那时<专名>鲁迅</专名>先生和<专名>傅筑隐</专名>、<专名>沈兼士</专名>、<专名>顾颉刚</专名>、<专名>罗辛田</专名>、<专名>郝昺𧄇</专名>诸先生,都在<专名>厦大</专名>教书。我虽然都曾晤谈过,但是除<专名>罗</专名>
<专名>郝</专名>两位,比较亲密外,其馀的不过认识认识而已!我因为受<专名>黄季刚</专名>先生的影响,也不敢轻易著书。所以在这四年半当中,除了编过一本文学史,作为讲义,又在<专名>中山</专名>先生逝世的那一年,做了一首一百韵的长诗,表示追悼,颇引起<专名>闽南</专名>人士的注意外,就不曾在任何刊物,发表过文章,这也就可看出了我的笨相吧!</段落>
</正文>
<附注>
<段落 id="1">原文为“拿点诗结他老先生看”,“结”疑为“给”。</段落>
<段落 id="2">“慨”原文作“概”,疑误。</段落>
</附注>
</档案文章>
<档案文章 fileID="lys-mxsy4">
<标题>四、重来<专名>上海</专名>的奋斗</标题>
<正文>
<段落>我那年暑假,回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,先把家眷送往<专名>九江</专名>,再返故乡看我的老父。在家里住不到一礼拜,因为赤炎渐张,大有“行不得也哥哥”之势,我就悄悄的溜到<专名>九江</专名>,和我的岳丈及妻儿等,上<专名>庐山</专名>住了将近一个月光景。游览了<专名>海会</专名>、<专名>栖贤</专名>、<专名>秀峰</专名>、<专名>青玉峡</专名>、<专名>玉渊</专名>、<专名>三叠泉</专名>诸名胜,作了十几首纪游诗,和一卷游记,颇为<专名>义宁</专名>
<专名>陈散原</专名>先生所激赏,后来发表在<专名>暨大</专名>的刊物上面。</段落>
<段落>和风乍起,我孑然一身的回到那尘杂不堪的洋场上来!我是恶烦嚣而喜幽寂的,幸亏<专名>暨大</专名>设在离<专名>上海市</专名>十馀里的<专名>真茹</专名>乡间,我以为一个人总是可以住在校内的。所以征尘初洗,便自跑到学校去,准备把行李迁入。不料那事务先生,毅然决然的拒绝了,说什么你是新来的讲师,是没有住校的权利的。那十足的官僚气,我就有些看不顺眼,但也只得废然而退,别想栖身之所。找了很久的时间,才在北火车站附近,找着一所一楼一底的房子,重把我的家眷接来。我当初教的是大学一年级的两班基本国文,时间是排在每天早上的第一节。那时<专名>上海</专名>附近的交通,还不很发达,自<专名>上海</专名>到<专名>真茹</专名>,总要赶上在北站七点开出的那班火车。冬天昼短夜长,我总是未明而起,走出门来,只听得洗马桶的唦啦唦啦之声,“如助予之叹息”!我素来是抱定“尽其在我”的主张,不管讨好不讨好,力总是应该卖的!各学校的学生,对于国文素来不很注意,何况<专名>暨大</专名>号称华侨最高学府,素来是以踢足球著名的!常常是球员一声令下,不问校长答应不答应,学校布告不布告,学生们会自动的停课!一班老教授们看惯了,也就安之若素,不把它认为什么稀奇!只是我这个不识时务的呆小子,不管风晴雨雪,他们停课不停课,只要教室里有了一兵一卒,我总是要滔滔不绝的讲下去的。那个说人类会没有同情心呢?我这样的笨干,居然在全校自动停课的时间,我班上的学生,是个个自动的来听讲了!同学们看见我的身体很瘦弱,老是大清早跑到学校里来,就大家要求我住在校内,他们也好在课外来求些教益。我把上次事务先生拒绝我的话,告诉了他们,他们都有些“义愤填膺”似的,众口一辞的说:“岂有此理!”这时学校正在谋教授们的安心教学,在学校的后面,筹划着建筑十几幢的洋式平房,叫做<专名>暨南新村</专名>,准备有家眷的教授们住的。在十八年的春季,这房子就动工了。我就向学校当局去要求,预定一间给我住。当局又照例的说讲师没有资格住房子,把我拒绝了!同学们听到这个消息,替我代抱不平,说:“等我们去要求,看他们敢不敢拒绝?”原来<专名>暨大</专名>的行政系统,是校长指挥院长,和其他的高级职员,院长和其他的高级职员,指挥教授讲师,教授讲师指挥学生,学生又指挥校长,是循环式的!说也奇怪,他们学生去一说,就灵验了!我不待那房子竣工,就搬了进去。同时在那年的暑假,当局也把我改做专任教授了!</段落>
<段落>我住在<专名>暨南新村</专名>,自十八年起,到二十四年秋季去<专名>广东</专名>止,足足住了六年。中间虽因“一二八”的事变,逃到<专名>法</专名>租界<专名>辣斐德路</专名>
<专名>国立音乐院</专名>的汽车间内,过了一个旧历年,住上几个月。等到<专名>淞</专名>
<专名>沪</专名>协定成立,学校搬回<专名>真茹</专名>以后,我又重新披荆斩棘的回到那所村居去。我手种的竹子,被人家芟夷尽了!只有柳影婆娑,和那不凋的冬青树,依旧的危立窗下,似解迎人,直叫我发生“树犹如此,人何以堪”的感慨!</段落>
<段落>我初到<专名>暨大</专名>的那一年,是<专名>郑韶觉</专名>先生做校长。正在由商科大学,力谋扩充,他聘了<专名>陈斠玄</专名>先生做国文系主任,作为扩充成文学院的基础。那时所聘的教授,也大都不愧为“一时之选”,而我以一个五年前在<专名>上海</专名>做小学教员而被女学生们赶掉的酸小子,居然也和这批名流学者,以及什么金字招牌的博士硕士们,“分庭抗礼”起来,这虽然要感谢<专名>石遗</专名>先生的介绍,和<专名>斠玄</专名>的提拔,而我那自己的努力,能够得着这么的结果,也总算是天不负人了!“学而不厌,诲人不倦”,这是先师<专名>孔子</专名>的伟大精神,也就是先君传给我小子的无上宝训!我虽然一生戆直,只管呆头呆脑的苦干,以致引起人家的嫉妒,遭遇了不少的风波,我可相信,“最后胜利,总是属于我们的”。<专名>暨大</专名>本来是个情形复杂的学校,又迫近在政治商业中心的<专名>上海</专名>,那被野心家利用来作斗争的舞台,原也是不足引为诧异的。<着重>我不加入任何党派,也没有什么同学、同乡等等的观念,我只知道以身作则的教学生怎样读书,怎样做人。我的一生,受人敬重在此,被人嫉妒和攻击也在此!</着重>我眼看着<专名>暨大</专名>由商科扩充到有了文学院、法学院、理学院、教育学院,完成现代大学的组织,这不能不归功于<专名>郑韶觉</专名>氏的辛苦经营!我个人自从讲师做起,为了苦干,得着学生的信仰,不到三年,做了<专名>中国</专名>语文学系主任,也算是“一帆风顺”,“得其所哉”的了!</段落>
<段落>我从小爱读《史记》中的《刺客列传》,尤其是<着重>“士为知己者死”这句话,深印在我的脑海里面</着重>。我以前做事,抱定这个主张,我以后做事,还是抱定这个主张。我在<专名>暨南</专名>,因为是<专名>斠玄</专名>先生找我去的(我和<专名>斠玄</专名>,本来毫无关系,因为<专名>石遗</专名>先生的介绍,才和他相知),所以我就“竭忠尽智”的想替他把<专名>暨南</专名>的文学院办好。后来文学院虽然扩充为外国语文学系、历史社会学系,可是我认为<专名>中国</专名>语文学系,是<专名>斠玄</专名>的基本队伍。那时教育学院的院长,是<专名>谢循初</专名>先生,他的确是个精干的人才!拼命的把他那一院扩充,向学校争得经费,布置了一间颇为完美的教育研究室。我为着要鼓励国文系的同学们,注意自动的研究文学起见,也同样的向学校里要求些设备费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分得一间空洞的房子。我就对同学们讲:“我们通力合作,来做给他们看吧!”于是先把我频年辛苦积下来的钱购置的《四部丛刊》,和其他新旧图书杂志等,搬到研究室去。再由我负责,向同事<专名>顾君谊</专名>先生,和其他欢喜买书的同学<专名>刘钟经</专名>等,要求各出所藏,藉供众览,不一瞬间而琳琅四壁,超过教学研究室的所有,这颇有些叫人惊讶!我是每天晚上都到那里去,和同学们讨论研究,<着重>虽然知道这“为人太多,为己太少”,是对自己的学术成就,有相当的损害,可是我认为既担任了这职务,是应该先公后私,一往无悔的。我这样的硬干、笨干,虽然没有得着怎样显著的效果,但是至少我是“于心安”的。</着重>可惜过了不久的时间,就遭到“一二八”的事变,<专名>真茹</专名>陷入火线,大家一窝蜂的走了!所有学校里的图书仪器,那个还有这闲情去理会它?我那天晚上,因为儿女的拖累,和老父及诸弟妹等,——我的家乡,因为十八年遭了兵祸,一直闹了五年,我家老小数十口,都逃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来,分住在<专名>暨南</专名>附近——没法伴着同走,仍旧在<专名>暨南</专名>住了几天。后来我那留在图书馆服务的学生<专名>谌然模</专名>,从<专名>梵王渡</专名>跑到<专名>真茹</专名>来看我,我才把老少送入租界。又屡次在飞机回翔侦察之下,用独轮手车,督着<专名>谌</专名>生,把图书馆和研究室的图书,搬出许多。最后幸亏图书馆副主任<专名>许克诚</专名>先生,借了几辆运输粮秣的军用卡车,才把所有的图书仪器,全部运了出来。只剩下我自己的单本新书,放在研究室内的,损失了一千册左右。</段落>
<段落>自从十九路军在<专名>大场</专名>撤退之后,<专名>上海</专名>的局面,渐渐的恢复了常态。<专名>斠玄</专名>早经应了<专名>中山大学</专名>之聘,到<专名>广州</专名>去了。<专名>郑</专名>校长也率领一批学生和教职员,浩浩荡荡的从<专名>苏州</专名>奔向<专名>上海</专名>租界内来,临时在<专名>赫德路</专名>和<专名>新闸路</专名>之间,租了两座洋房,作为准备复课的校舍。那时有许多重要的教职员,各自奔回老家,没有集中在<专名>上海</专名>。我只好替学校尽义务的四出奔走,勉强凑合了一个临时局面,不久就复课了。其他<专名>上海</专名>附近的私立大学,如<专名>复旦</专名>、<专名>光华</专名>、<专名>大夏</专名>之类的学生,都投奔到<专名>暨大</专名>来,做借读生,倒也称得上“得风气之先,极一时之盛”!我那时是担任文史哲学系(这个系是临时合并中外文学系和历史社会系而成的)主任,实际执行了文学院的职务,而把那院长的空头衔,让给<专名>张凤</专名>博士去了。——他原是历史社会系主任,兼图书馆主任。——后来那批造谣中伤的人,竟认我们两个是<专名>斠玄</专名>的替身,叫什么“龙凤配”,在某种小报上大肆攻击,我也只好置诸不理。等到学校搬回<专名>真茹</专名>,<专名>斠玄</专名>也自<专名>广州</专名>回任院长,我依旧担任中文系的职务。那时我感觉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一般大学生国文程度低落的原因,缺乏在那一个“读”字。<着重>我以为思想感情,是做文章的要素,而那思想感情,要靠着语言文字来表达。所以要求国文的进步,必得把古今来可滋模范的代表作品,读个烂熟,才能够把他人的思想感情和语言文字融成一片,然后酝酿在本人的心胸,又把他人和自己融成一片,这样才会心手相应,笔随意转,做出条达晓畅的文章来</着重>。我除了在大礼堂对附中学生公开讲演过“请开尊口”这么一个题目,提倡国文科的朗诵外,又向学校要求拨了一间距离宿舍较远的洋式平房,作为中文系的研究室,和放声朗诵国文的实验场所。我那时担任的课程,是偏在诗词一方面的。我对学生说:“这两项都要特别注重声调,更非朗诵长吟不可。大家如果有志于此的话,只好跟着我来!”我和学生约定在每天早上的七时到八时,为朗诵的时间,我总是六点三刻就首先到了研究室,领导着三四十个男女同学,聚在一块,放声朗读起来,“洋洋乎盈耳哉”!那些校工和校外的人,经过那窗下,莫不“驻足而立,倾耳而听”。大家有了兴趣,加入的反而多了起来,一间房子挤得满满的。果然不久就发生了效果,平仄也懂了,读诗的也会做诗了,学词的也会填词了。自秋季读到冬季,天亮得渐晏了,我总是在东方发白的时候,就到了研究室。一班女同学倒感到不好意思,大家未明而起,都赶到这里来共读,男同学却有些“知难而退”了!我有一天为着了寒,病倒了,还要充硬汉,瞒着妻子,悄悄的起了身,走到研究室去,督导他们,他们被我深深的感动,说:“先生不必太辛苦了!我们会自动的去读。”那偶然偷懒的男同学,也都鼓起勇气来了!他们读过书之后,就结队到我家里来问病,仿佛自家骨肉似的。这个读书会,终于维持到了寒假,照了一张纪念相,我还题了一首《浣溪沙》的小词:</段落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半载相依思转深-,拟凭朝气起沉阴-,生憎节物去骎骎-!
文字因缘逾骨肉,匡扶志业托讴吟-,只应不负岁寒心-!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 缩进="false">词虽不佳,却是在我这个笨家伙的人生过程中,是很值得纪念的一回事!</段落>
<段落>我在第二次回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来教书以后,交游渐渐的广了,认识的名流老辈,也逐日的多了。最初器重我的是<专名>新建</专名>
<专名>夏吷庵</专名>先生,他做了一篇《豫章行》赠给我。先后见过了<专名>陈散原</专名>、<专名>郑苏戡</专名>、<专名>朱彊村</专名>、<专名>王病山</专名>、<专名>程十发</专名>、<专名>李拔可</专名>、<专名>张菊生</专名>、<专名>高梦旦</专名>、<专名>蔡孑民</专名>、<专名>胡适之</专名>诸先生,我不管他们是新派旧派,总是虚心去请教,所以大家对我的印象,都还不错。我最喜亲近的,要算<专名>散原</专名>
<专名>彊村</专名>二老。我最初送诗给<专名>散原</专名>
<专名>苏戡</专名>两位老先生去批评,<专名>散</专名>老总是加着密圈,批上一大篇叫人兴奋的句子,<专名>苏</专名>翁比较严格些,我只送过三四首诗给他看,只吃着二十八个密圈子。我因为在<专名>暨南</专名>教词的关系,后来兴趣就渐渐的转向词学那一方面去,和<专名>彊村</专名>先生的关系,也就日见密切起来。<专名>彊村</专名>先生是<专名>清</专名>末的词坛领袖,用了三四十年的功夫,校勘了<专名>唐</专名>
<专名>宋</专名>
<专名>金</专名>
<专名>元</专名>人的词集,至一百八十几家之富,刻成了一部伟大的《彊村丛书》。他自己做的《彊村语业》,也早经为海内填词家所“家弦户诵”,用不着我再来介绍。他的谦和态度,叫后辈见了,感着“蔼然可亲”。我总是趁着星期之暇,跑到他的<专名>上海</专名>寓所里,去向他求教,有时替他代任校勘之役,俨然自家子弟一般。他有时候填了新词,也把稿子给我看,要我替他指出毛病。我敬谢不敢,他说:“这个何妨,你说的对,我就依着你改,说得不对,也是无损于我的。”这是何等的襟度,我真感动到不可言说了。他替我扬誉,替我指示研究词学的方针,叫我不致自误误人,这是我终身不能忘的。在他老先生临没的那一年,恰值“九一八”事变。他在病中,拉我同到<专名>石路口</专名>一家<专名>杭州</专名>小馆子叫<专名>知味观</专名>的,吃了一顿便饭,说了许多伤心语。后来他在病榻,又把他平常用惯的硃墨二砚传给我,叫我继续他那未了的校词之业。并且托<专名>夏吷庵</专名>先生替我画了一幅<专名>上彊村</专名>授砚图,他还亲眼看到。我从他下世之后,就把所有的遗稿,带到<专名>暨南新村</专名>去整理。“一二八”的晚上,我用我的书包,把这些稿件,牢牢的抱在身边,首先把它送入“安全地带”。后来就在音乐院的一间仅可容膝的地下室里,费了几个月的功夫,把它亲手校录完竣。同时得着<专名>汪</专名>先生和<专名>于右任</专名>、<专名>刘翰怡</专名>、<专名>陈海绡</专名>、<专名>叶遐庵</专名>、<专名>李拔可</专名>、<专名>林子有</专名>、<专名>赵叔雍</专名>诸先生的资助,刊成了一部十二本的《彊村丛书》。我和<专名>汪</专名>先生的关系,也是从这个因缘来的。隔了不多时间,我又得了<专名>夏吷庵</专名>、<专名>叶遐庵</专名>、<专名>易大厂</专名>、<专名>吴瞿安</专名>、<专名>赵叔雍</专名>、<专名>夏瞿禅</专名>诸先生的资助,在<专名>上海</专名>创办了《词学季刊》,作为全国研究词学的总汇。在二十二年的春季,由<专名>民智书局</专名>出版,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的注意,所有填词家,都集中到这个刊物上来了!我和<专名>日本</专名>京都的<专名>东方文化研究所</专名>,从这时交换刊物起,一直维持到现在。《鲁迅全集》里,也提到我这个季刊。在<专名>民智</专名>出过四期之后,改归<专名>开明书店</专名>办理印刷发行,直到“八一三”,<专名>开明</专名>在<专名>虹口</专名>的印刷所烧掉了,这才中断下来!在创办的初期,大家都以为范围如此之窄,至多能维持到一年,就算了不得。那知我还是不断的努力干下去,材料也越来越多了,行销所至,远及<专名>檀香山</专名>,僻至<专名>甘肃</专名>的边地,——这不是我瞎吹,有信件为证的。——倒也非区区始料所及呢!</段落>
<段落>“盛名所至,谤亦随之”,这确是两句至理名言,我从重来<专名>上海</专名>,稍稍忝窃虚名以后,各个大学总是拉我去演讲——我生平最怕在大庭广众中像煞有介事的作什么学术演讲,叫我去听<专名>中</专名>外名流学者演讲,我也有些头痛,这大概是我医生蹭蹬的最大原因吧!——<着重>我认为自己本分内的责任还未尽,那还有许多精神去出锋头,或捞些“外快”?</着重>我那几年对于<专名>暨南</专名>,是抱着热烈的希望,把那个<专名>暨南新村</专名>也当做我的第二故乡,总是专心致志的不肯“外骛”,所以对各方的要求,一概婉辞谢绝。谈到兼课,除了从十七年冬季起,因为<专名>萧友梅</专名>先生拉我去代<专名>易大厂</专名>先生的课;后来<专名>大厂</专名>厌倦教书,<专名>萧</专名>先生就一直聘请我在他主持的<专名>国立音乐院</专名>(中间一度改组为<专名>国立音乐专科学校</专名>)兼任国文诗歌教席,到国府还都的那年春季,才算脱离。中间除了二十四年度请假到<专名>广州</专名>,足足有十二年的历史,所以音乐院出身的同学,对我都有好感,差不多没有一个不认识我的。至于其他学校,我除了在<专名>复旦</专名>、<专名>中国公学</专名>、<专名>正风文学院</专名>短时期的兼过两小时诗词课程外,就不曾踏上过门。人家还认为我是搭架子,那晓得这正是我的呆气呢?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暨南</专名>自迁回<专名>真茹</专名>之后,情形愈加复杂了!<专名>郑</专名>校长为了敷衍各方面,纯粹的学者渐渐走开,他的黄金时代也渐渐的过去了!许多有背景的人物,打进这个学校来,此争彼夺,闹个不了,有的利用华侨学生做打手,动不动就演起全武行来,<专名>斠玄</专名>也曾被威逼过!我素来是不偏不倚的,站在超然地位。他们拿不到我的劣点,除了在××新闻造了一大篇谣言外,只好别想方法,离间挑拨我和校长院长的感情,说什么我是一个纯粹学者,不适宜于办事方面呀!什么主张太偏,专叫学生学会做诗填词有什么用呀!后来<专名>郑</专名>校长果然听信了他们的话,笑着对我说:“我为着你的专心研究学问,还是不担任职务的好!”他背地笑我是“书呆子”。我把主任辞掉不干了。<专名>郑</专名>校长待我不错,不但不减我的薪水,并且尊称为什么特别讲座,钟点也教的少,我也乐得逍遥自在呢!后来<专名>郑</专名>校长被外力威逼,那当年藉了挑拨而得着好处的人,又来运动我,要我也来参加“驱郑”,我坚决的拒绝了!事去之后,大约才感觉到只有“书呆子”是靠得住的,所以<专名>郑</专名>氏对我,反而特别要好起来。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郑</专名>氏被驱以后,学校弄得不可收拾。教育部几次的派人来调查,结果决定由那位高等教育司长<专名>沈鹏飞</专名>先生,临时待任校长。这位<专名>沈</专名>代校长,倒也是个老实人,可惜太懦弱了!一切大政方针,都要请示于<专名>上海</专名>某组织,结果校内更加政治化了!<专名>斠玄</专名>既随<专名>郑</专名>氏以俱去,继任文学院长的×××,叫学生代表某来向我说:“×先生——他是<专名>上海</专名>某组织的头儿——素来很仰慕你,希望你去看他一回,他是很想借重你的。”我当时表示:“我和×先生素昧平生,去看他做什么?我宁愿丢了教授不干,断断乎不肯牺牲我素来的主张,去加入什么组织的。”那代表也就默认的走了,我仍旧若无其事的教我的书。后来<专名>沈</专名>氏请我到他的办公室去谈话,把已经填好的志愿书,当面要求我盖一个印,我毅然的拒绝了。我说:“<着重>国立大学,是为国家造就专门人才的。在国立大学做教授的人,只顾替国家尽教育人才的责任,那有闲情去参加其他的组织呢?</着重>”他被我反问得哑口无言,以后也不再拿这事相强了!</段落>
<段落>大约那时候的什么组织,是需要时时刻刻联系斗争手腕的吧?打倒了他的敌人,马上就会自家人和自家人摩擦起来。所以过不到半年,中文系的主任问题,又闹得无法解决,结果还是把我强拉了出去。我和他们“约法三章”的说妥了我的条件,才又勉强的干了一年。</段落>
<段落>到了二十四年的春季,<专名>沈</专名>氏又敷衍不下去了!把整个的学校闹得乌烟瘴气。我曾到过<专名>南京</专名>,向当时的教育部长<专名>王雪艇</专名>先生,和侨务委员会委员长<专名>陈树人</专名>先生,陈述一切,希望他们注意,不要把这个唯一华侨教育最高学府糟蹋了。不知怎的,大家都有些不愿过问,我也只好不管了。直到暑假以后,何某以发表什么“本位文化”的十教授宣言之一的资格,拉上了某党要人,正式来接任<专名>暨南</专名>的校长。他和华侨教育,也是素来“风马牛不相及”的,我对<专名>暨南</专名>深深的感到绝望了!</段落>
</正文>
</档案文章>
<档案文章 fileID="lys-mxsy5">
<标题>五、<专名>岭表</专名>一年的遭遇</标题>
<正文>
<段落>在二十四年春季开学之前,<专名>胡展堂</专名>先生就托<专名>冒鹤亭</专名>先生来找我到<专名>广东</专名>去。那时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正在<专名>香港</专名>养病,和我不但素无一面之缘,而且不曾直接通过一次信。他自<专名>汤山</专名>幽禁之后,以至恢复自由,由<专名>沪</专名>赴<专名>港</专名>的那几年当中,幽忧愤懑之馀,爱做些诗,尤其欢喜叠韵。那时和他唱和最多的,是<专名>冒鹤</专名>翁,和他的一位落拓不羁的老友<专名>易大厂</专名>。我和<专名>大厂</专名>,自在音乐院相识之后,踪迹日密,也就做了“忘年之友”(他比我大上三十多岁)。他常是把他们的唱和诗稿给我看,有一次硬拉我同作,由他附寄到<专名>香港</专名>去,不料竟“气求声应”起来!不到七八天,就接着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寄来《得榆生教授大厂居士和章,七叠难韵并答》的和作:</段落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风雨时时吟和难¥(因为我的书斋,题作风雨龙吟室),孤怀况欲起衰残¥。
相从问客行向后,不饮看人酒易阑¥。
晞发无心惟恶暍,折松随手辄成栏¥。
吾民有愠终当解,不信南风竟不弹¥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>这是二十二年秋初的事。自这以后,就不断的有篇什往还。我还记得在二十四年的旧历元旦,我正持着诗笺,亲自到邮局去挂号,而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寄我的诗恰恰送到,仿佛“相印以心”似的!我是一个痴情的人,不免引起了知音之感。他看了我在《词学季刊》上发表的论文,登时寄了我一首五古,后半是这么说:“<引用>词派辟<专名>西江</专名>,感深兴废事。照天腾渊才,奔走呼号意。乐苑耿传灯,岂夺<专名>常州</专名>帜。迈往足救亡,斯言可终味。</引用>”同时接着<专名>鹤</专名>翁促我南游的电报。我因为老父尚在<专名>真茹</专名>,不曾前往。后来我父亲知道我有南行的意向,又值故乡安定,不久也就带着我那异母弟妹十多口,回到故乡去了。我准备了半年,在暑假之前,就接着<专名>中山大学</专名>的聘书,<专名>邹海滨</专名>校长又再三托<专名>斠玄</专名>来函劝驾,说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希望我到那边去,把中文系办好。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在六月初放洋,前往<专名>欧洲</专名>养病。他在邮船上,还不断的有诗来,说什么“<引用>未能讲肆从容话,曾把<专名>吴</专名>钩子细看。真个扬帆沧海去,凭君弟子报平安。</引用>”又说:“<引用>三月无诗吾岂惫,万方多故子其南!</引用>”他对我的这般热望,怎叫我不动心呢?我这时虽然少了大家庭的负担,而我自己也已有了七个孩子,加上在<专名>真茹</专名>住惯了,不但<专名>暨南</专名>全校自教职员和校工都和我有好感,就是附近乡村里的人,也都相识,到底有些留恋,决定不了去留。我只得在暑假期中,先到<专名>广州</专名>去跑一趟,看看情形怎样。我一个人到了<专名>广州</专名>,<专名>邹</专名>校长对我特别殷勤,为我备了盛筵,请了许多西南政务委员会的要人来做陪客,又亲自陪我驾着汽车,去<专名>石牌</专名>参观新建筑的金碧辉煌,矗立在每个小岗峦上的新校舍,和那绵亘数十百里,坡陀起伏,林木荫蔚的广大农场。我笑着对<专名>邹</专名>校长说:“我来替你做个参赞大臣,率领许多西南弟子,在这里来建个国吧!”两个人都呵呵的笑了。他说,秋后就准备全部从<专名>文明路</专名>旧校址搬到<专名>石牌</专名>去,并且拟就了许多教授住宅的图样,叫我预先选定一座,带着家眷同来。这石牌距市虽远,却自幼稚园以至大学,都要次第设立起来,子女的就学是不成问题的,希望我安心的来办教育,好好的替他培植西南弟子,至少中文系是交给我全权去办理的。我当时兴奋极了,那文学院长<专名>吴敬轩</专名>先生,也是一个忠厚笃实的纯粹学者,看来是可以合作的。所以我的南行之志,就有七八分的决定了。</段落>
<段落>那时我接着<专名>真茹</专名>家属的来信,说<专名>暨南</专名>的聘书,也照旧的送来了。并且这一次的新旧教授,是由校长列名单,送给教育部长去审核的,而第一个被圈定的却是我。我在开学之前,回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,观察了校内的新局面,那班“新贵”们,有些“作威作福”的模样,大概他们也知道一点我南行的消息,便挖空了心眼,做好了圈套,要我不乐意的自动离开,以便他们的“为所欲为,肆无忌惮”。我后来也颇悔我自己太没涵养了,中了他们的计,一激就把我激走了,把我七载经营的<专名>暨大</专名>中文系,连根带叶的拔除清尽!那当局还假惺惺的,和“猫哭老鼠”般的挽留了我一回,说什么给我请假一年,要打电报给<专名>邹</专名>校长,表示这是借用,来年是要聘我回来的。我当时一怒之下,就带着我的孩子们,和四五十箱的书,一些破旧不堪的家具,挥着热泪,辞别了一班亲爱的同学,和那座“绿阴如幄”的村居,搭上<专名>招商局</专名>的海元轮,竟自向南去了!当时做了一首《水调歌头》,留别<专名>暨南</专名>同学:</段落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孤客向南去,抗首发高歌-。
无端别泪轻堕,斯意竟如何-!
七载亲栽桃李,风雨鸡鸣不已,长冀挽颓波-。
壮志困污渎,短翼避虞罗-。
迳行矣,情转侧,岁蹉跎-!
平声所学何事?莫放等闲过-!
胞与长须在抱,饱雪经霜更好,松柏挺寒柯-。
肝胆早相示,后夜渺山河-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>听说这一学期,我所教的课程,就没有人敢接我的手。事后思之,难怪会招他们的忌,把我当作老虎般的对付,这的确是我平声最大的短处哟!</段落>
<段落>我抱着满腔的热忱,重到<专名>广州</专名>,<专名>中大</专名>的学生,就派了代表,领着校工,把我的家眷和行李,送到预租的<专名>东山</专名>
<专名>松岗</专名>的寓所住下。那时<专名>中大</专名>还在<专名>文明路</专名>暂时的举行开学典礼。说也奇怪,那学校有一个极端矛盾的现象,学生们认为最不满意的教授,选起课来,反而特别的多。——固然有些特别有学问经验的老教授,选课的也不少。——我为好奇心所驱使,有时偷偷地去看,那个学生选课最多的教授的教室里,常是“寥若晨星”的,只有十分之一的人,在那里没精打采的痴坐着,或者低下头来看他们爱看的书,我这才恍然大悟其中的奥妙了!过了一个多月,全部的迁入<专名>石牌</专名>新校舍,学生是规定要住读的。学校当局,也就趁这机会,下了整顿的决心,每个教室,都编了坐位号码,由注册课派人来点名。可是结习难除,等到点过名之后,学生还是有趁着教授们聚精会神在讲书的时候,偷偷溜走的!有一次在我的班上,被我发觉了这么一个顽皮学生,我马上赶出教室,把他抓了回来。我对他说:“你这人太笨了!你不曾听过‘君子可欺以方’的这句老话吗?你要偷懒,何不对我讲,你要大小便,学学那村童的方法,那我可没有理由来阻止你不出去。”引得大家都笑起来,这位也有些“内愧”,以后便没有这怪现象了。<着重>我以为现在做教师的态度,应该是要叫学生们“畏而爱之”的。</着重>过于随便,固然有损尊严,如果一味对他们板起面孔,好像<专名>阎罗王</专名>般的,也不是道理。我以为最好是学些古代名将“恩威并用”的带兵方法,带着几分<专名>杜甫</专名>先生“庄谐杂出”的作诗态度,那是最适宜不过的了。<着重>我素来是喜欢天真活泼,带些稚气的。</着重>现在虽然年过四十了,还常常和我的学生,以及我的孩子们,脱略形迹的一起玩。我很少正颜厉色的去骂我的学生和孩子们,偶然要教训他们,总是轻描淡写的,用旁敲侧击的说法,叫他们自己觉着难为情,而自动的去改过自新。<专名>石牌</专名>本来是一片荒山,距离<专名>广州</专名>市内,约摸有三十多里的路。除了特备的长途汽车,可以直达校门,其他的交通工具是没有的。我住在<专名>东山</专名>,每天总是清早起来,吃了些牛乳,就赶上<专名>石牌</专名>去的。有时候跑到学生宿舍里,随随便便的看看我那中文系的学生。有的还没起床,看见我来了,说一声“先生早”!觉得有些儿不自在,一骨碌的都爬起来了。我自己担任的课程,仍是文学史,和词曲这一类。那时<专名>中大</专名>有一位老词家<专名>陈海绡</专名>先生,在那里教词有了十多年的历史。<专名>彊村</专名>先生对他的词,是极端推重的,我也深深的表示敬仰。可是他说得太高了,专门对学生讲<专名>梦窗</专名>词,学生不能够个个了解。我是服膺<专名>孔</专名>老夫子因材而教的,所以另外选了些东西,对学生们由浅入深的详细分析的来讲,并且叫他们多多的练习,果然不到半载,就有些成绩斐然了!其实我的词学功夫,和<专名>海绡</专名>翁比起来,真有天渊之别,不过谈起学生的受用来,我教的比较容易消化些罢了。那时程度最好的有<专名>孔宪铨</专名>、<专名>罗时旸</专名>、<专名>程蒨薇</专名>、<专名>黄庆云</专名>等。我觉得在<专名>中国</专名>最有出息的人才,要算<专名>两广</专名>和<专名>湖南</专名>的子弟。我那时有“<引用>从知天地英雄气,偏在<专名>三湘</专名>
<专名>五岭</专名>间</引用>”的句子,写在<专名>孔宪铨</专名>的纪念册上,那全篇我却记不起来了!</段落>
<段落>我命中是要多受折磨的!我到一处,都因苦干的结果,得着学生的敬爱,同时就遭受同事们的嫉妒和攻击。我自携家过<专名>岭</专名>以后,敬轩被派到<专名>欧洲</专名>去讲学,接任文学院长的是一位哲学博士<专名>范锜</专名>先生,他的为人,是颇直率而好大言的。不晓得受了什么人的挑拨,开始和我捣起乱来!公开的对学生讲,说我是要把<专名>中大</专名>造成<专名>暨南</专名>的势力,一面怂恿着邹校长,把我介绍的教授<专名>黄公渚</专名>先生拒绝了!我当时气忿不过,预备立即回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。我对他们讲:“你们不要看小了我,我不是要到<专名>广东</专名>来争饭吃的!我吃的米,都是从<专名>上海</专名>在邮局里寄来(我因为患着多年的胃疾,医生要我吃面包和<专名>常熟</专名>一带特产的黄米,所以特地用洋铁匣装着付邮寄了些来)。我是为的要干一番事业,你们睁开眼来看罢!”<专名>邹</专名>校长向<专名>陈协之</专名>先生打听了<专名>公渚</专名>确是一个有学问的人才,才特地挽了许多人来向我道歉,<专名>范</专名>氏也亲自跑到我的寓所里,解释了误会,这才相安下来。</段落>
<段落>那时<专名>中山大学</专名>,规模的壮丽,和经费的充裕,在全国是“首屈一指”的!它自迁入<专名>石牌</专名>以后,还不断的从事建设,并遵部令添办了研究院。那文科研究所所长,原来是<专名>敬轩</专名>担任的,向从他出了国,就由我和<专名>朱谦之</专名>先生(他一方担任文学院历史哲学系主任)轮流负责。我是素爱穿蓝布长衫的。那时<专名>广州</专名>的习惯,男人是不大看见穿这种颜色的服装的,只有我还是不改其素的穿了到处跑。每次开校务会议,许多人都特别注意我,许久我才发觉是为的我那件蓝布衫。我悠然的对他们讲:“你们怕不怕?我是一个老资俗的蓝衣党呢!”有一天,<专名>陈协之</专名>先生在他那所<专名>颙园</专名>大会宾客,那<专名>广州</专名>市长<专名>刘纪文</专名>先主,也是这样的注视着我。他悄悄的问那旁坐的人,“这个蓝色人物是谁呀?”那年的旧历年尾,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因为得着<专名>蒋</专名>先生“共赴国难”的电劝,毅然扶病归国,到了<专名>香港</专名>。许多准备欢迎的南北大员,都麇集到<专名>香港</专名>去。我生平是不爱凑热闹的,虽然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亟想和我见面,我直等到除夕的前一天,才悄悄的坐着三等火车去跑了一趟。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晚上得着我的电话,就约定第二天早上,去畅谈了两小时,我下午又匆勿的回到<专名>广州</专名>去了。事后听到学生对我讲:“<专名>香港</专名>一家最著名的小报——《探海灯》——在元日就登载着这么一个消息,说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返国以来,一批批的要人去拜会他的,至多不过接谈几十分钟,不晓得昨天来了一位穿蓝布长衫的什么人物,倒谈了那么长久的时间呢!”后来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被欢迎到了<专名>广州</专名>,住在我那寓所附近的<专名>延园</专名>,我曾去谈过几次,也有不少的诗词唱和。直到他在<专名>颙园</专名>去世的前几天,还有一首和我《泛荔子湾、赏红棉、访昌华故苑》的绝句。他题我的授砚图,有“常爱古人尊所学,更为后辈广其途”这样精警的两个句子,事隔数年之后,<专名>汪</专名>先生见着我,还是常常提起,称美不置的!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下世时,我做了三首五古去哭他,开首就是“我本为公来,公去我何之!?”这么沉痛的十个字。幸而我在<专名>中大</专名>干得有些成绩了,同事们都还处得相当好。当地的老前辈<专名>汪憬吾</专名>先生,洁身高隐,素来是不问外事的,对我也特别爱护。还有<专名>常德</专名>
<专名>杨雪公</专名>先生,是一个崛强耿直的硬汉,追随<专名>中山</专名>先生和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从事革命,非常之久,也是和我最谈得来的。我虽然有此不服水土,弄得胃病大发,而精神上总还得着相当的安慰。再加那位医学院长<专名>刘啸秋</专名>先生,从我学词,全家的医药顾问,是不花钱的。所以我也此打算一直的干下去,并且准备下年教授住宅落成,就全家搬到<专名>石牌</专名>去,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<专名>岭南</专名>人”了。到了暑假,<专名>邹</专名>校长还叫我去约<专名>公渚</专名>南来,可是<专名>公渚</专名>已应了<专名>国立山东大学</专名>的聘。我在<专名>广州</专名>休息了一个暑假,不曾离开。想不到突然的所谓“<专名>西南事变</专名>”发生了!<专名>广州</专名>市内有准备巷战的谣言,我拗不过妻的主张,匆匆的把所有的什物和儿女,趁着<专名>太古公司</专名>的轮船,回到了<专名>上海</专名>。别的不打紧,这一年多的经济损失,确有些压得我透不过气来!</段落>
</正文>
</档案文章>
<档案文章 fileID="lys-mxsy6">
<标题>六、苦难的紧张生活</标题>
<正文>
<段落>我把家眷在<专名>上海</专名>安顿妥了,本想只身再到<专名>广州</专名>去的。一直到秋季开学期间,那事变因了<专名>桂</专名>系态度的强硬,还没彻底解决。我的胃病和湿气,又发得特别厉害起来。心想这逆运到来,也是无可避免的。当时向<专名>中大</专名>告了半年的假,暂在<专名>上海</专名>闲住起来。这时各学校都早经开学了,幸亏<专名>国立音专</专名>的校长<专名>萧</专名>先生,仍旧把我的教席保留了年馀之久,除却扣去请人代课的钟点费外,所有寒暑假的薪俸,都送给了我,我把它来做了医药费。可是一家十馀口的生活费,无法解决。那半年的收入,只有<专名>音专</专名>六小时的月薪,还不到一百圆,这却叫我有些着慌。我的老友<专名>孙鹰若</专名>先生,正在<专名>苏州</专名>办<专名>章氏国学讲习舍</专名>,约我每星期去讲一次,每月送我一百五十圆的夫马费。我禁受不了那<专名>苏州</专名>街道的颠簸,往往是带病而归。我这时的狼狈情形,较之那初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做小学教员的时候,是有过之无不及的!我的胃病,发得连开水喝下去都得吐出来,我的妻总是背地向人家借些款子,又换去了些首饰,才勉强度过了这半年的难关。<专名>箫</专名>先生待朋友真厚道!到了春季开学,设法将我改作专任,我因为身体不好,就把再度南游之意打销了。二十六年的春夏之间,我还是强扶病体,奔驰于<专名>苏</专名>
<专名>沪</专名>和市中心区(那时<专名>音专</专名>的新校舍建筑在<专名>上海</专名>市政府的附近)一带,只有增加我的疾痛,仍旧解决不了全家的生活问题!到了那年暑假,承蒙<专名>钱子泉</专名>先生(他原是<专名>光华大学</专名>的文学院长,这时和我也是不曾见过面的)的好意,把我推荐给<专名>张</专名>校长,聘我做专任教授,合之<专名>音专</专名>,也有每月四百馀圆的收入,家用是勉强敷衍得去了。却料不到“八一三”事变爆发,<专名>光华</专名>的校舍被毁了,<专名>音专</专名>也自市中心区搬到<专名>法</专名>租界来,人心皇皇的,大有朝不保夕之势。后来虽然各学校都在租界内租着几幢小房子,勉强的开了学,可是都为了经费竭蹶,对教授们减时减薪。大家为了迫于饥寒,只好拚命的去谋兼课,我也足足兼了五个学校,每周授课至三十二三小时之多。这五个学校,又是散布在四角和中央的。所以整天的提着我那破旧的讨饭袋,这边下了课,立即踏上电车或公共汽车,赶到那边去,那种■■可笑的奇形怪状,确是“罄竹难书”,这怎会有什么教育效率可言呢?在那炮火震天的时候,<专名>暨南</专名>也搬到租界上来开学。恰好那旧时同事<专名>李熙谋</专名>先生(原任<专名>暨大</专名>的理学院长)屈就了中学部主任。那中学部的学生,多半是道地的华侨子弟。<专名>熙谋</专名>知道我在<专名>暨南</专名>的历史,想借重我来镇压附中,三番两次的跑到我家来,拉我去帮忙。我却不过他的好意,又对华侨子弟,不免有些顾念,就和他约好,我绝对不和何某发生交涉,他一口承允了,我才去兼任了一学期的教导主任。我认为在危难的时期,我们是应该挺身出来,担负一切责任的。我在这个时期内,却也费了不少的心血,自问还对得起那远隔重洋的华侨父老。当那<专名>暨大</专名>自<专名>真茹</专名>迁入租界之后,那校长总是销声匿迹的躲在<专名>法</专名>租界,不大肯出来和学生见面,只把附中的侨生,勉强安顿在那一间靠近<专名>闸北</专名>和<专名>苏州河</专名>的某私立中学里,这一带是大家认为非安全区域的。我自接事之后,就一面督促<专名>郭</专名>主任,赶快设法另觅比较安全的地点,一面对学生表示,我决和大家誓共安危。我是说了就干的,每天晚上,我总坐了一部黄包车,跑到那宿舍里去看他们。在那里夜深人静的当儿,遥望着那隔河的炮火,此往彼来的交织着,我还是若无其事的,到他们宿舍里,巡视一周,叫他们早些安睡。不久就把他们搬到<专名>静安寺</专名>附近的一所中学里来。我晚上总是去监视他们自修的。有的不到,我就到宿舍或厕所里去找,一班调皮的华侨子弟,也渐渐的给我弄得驯服了。直到我入京以后,遇着几个在京服务的侨生,还很高兴的说:“我是当时被先生抓住才出来自修的顽皮学生呢!”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中国</专名>的社会,是叫志士们短气的!等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听不着了炮声,争权夺位的又来了,连这么一个小小的教导主任,也有人来打主意!“不知腐鼠成滋味,猜意鹓雏竟未休”!我读着<专名>李义山</专名>这两句诗,只好付之一叹!我把这职务辞掉了,为了要养活妻子,却还硬着头皮,兼了两班高中国文。同时在新创的<专名>太炎文学院</专名>,担任着国文系主任,又在<专名>复旦</专名>兼了些钟点,直累的喘不过气来!这五个学校,在<专名>音专</专名>比较历史最久,待遇最优,成绩也就比较好些。这不是我心有所偏,只有精力关系,有的地方是顾不周到的,我现在还有些“内疚”呢!</段落>
<段落>在二十九年的春季,我因积劳所致,胃病又发得不能支持了!为着种种的因缘,才辞掉了各校的职务,暂时脱离了那紧张的教书生活。可是不到半年,我又回到本来的岗位,专心致志的,办我的文学刊物——《同声月刊》,一方面又担任着教几点钟书,整天的躲在家里,度那“闭门自成世”的日子,倒也觉得耳目清净。可是回首当年文物风流之盛,和我个人所经历的可喜可悲,炎凉变幻的情景,真和做梦一般,要不胜今昔之感呢!</段落>
</正文>
</档案文章>
<档案文章 fileID="lys-mxsy7">
<标题>七、自我的检讨</标题>
<正文>
<段落>最后我也来一次“检讨过去,策励方来”。我相信我自己是一个身体单弱而意志坚强,怯于酬应而勇于任事的笨人。我的做人方针,虽然大致不错,却因为缺少了养气功夫,有时理智克服不了情感,以致喜怒易形于颜色,往往会上人家的圈套。我的治学门径,虽然相当清楚,却因为家累的烦重(我现在要担负八个儿女的教育费,养活一家十五六口),和教书太久的缘故,没有馀闲去竟其所学,在学术上不会有很多的贡献。我相信我是个虚心服善人,对于师友的匡助指导,是“拳拳服膺”的,尤其是我的知己,我恨不得“杀身以报”。据我个人二十多年的经验,和观察所得,相信复兴<专名>中国</专名>的中坚人物,是出在<专名>三湘</专名>
<专名>五岭</专名>间的。我佩服<专名>曾文正</专名>公脚踏实地的干法,我相信<着重>建国人才,是要“朴拙”而不尚“华巧”的</着重>。<着重>我最恨“卖力不讨好”这句话,认为这是<专名>中国</专名>近代政治腐败,学术衰退的最大病根。</着重>我以为一个人既是生来有“力”,就应该对国家社会,有一分尽一分的“卖”去,至于讨好不讨好,是不应该去计较的。我虽然也做了许多“卖力不讨好”的呆事,受了许多的苦难和打击,却是并不后悔的,只恨“岁不我与”的精力日衰,以至无“力”可“卖”,那才是“志士之大痛”呢?<着重>我认为今日国家的危险,虽然多半由于生产落后,国力不充,而受病之源,尤在国民道德一般的堕落,而欲挽回这个颓势,又非注意改良教育,并先训练一大批的智德兼备,可作模楷的师范人才不可</着重>。我这几年来,头上的白发,如春笋般的怒发出来,却并不因为这个而减低我那前进的雄心。我梦想着有一天,能够得着一块小小的独立的园地,纠合一班有人格、有学问、有毅力的同志们,通力合作,实现我那十年来所抱的“三化”主义教育——学校家庭化、知识科学化、生话平民化——来翊赞复兴<专名>中华</专名>的伟大使命!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中华民国</专名>三十二年二月十三日,脱稿于<专名>金陵</专名>寓庐之<专名>荒鸡警梦室</专名>。</段落>
</正文>
</档案文章>
</正文>
</档案文章>
<档案文章 fileID="lys-zhuqiangchun">
<标题>
<专名>朱彊村</专名>先生永诀记</标题>
<作者>龙沐勋</作者>
<正文>
<段落>在此内忧外患,国势阽危之际,而海内词学大师<专名>归安</专名>
<专名>朱彊村</专名>先生(<专名>孝臧</专名>),竟于 12 月 30 日(废历十一月二十二日)晨一时半,长辞人世矣。先生自辛亥后,寄寓<专名>沪</专名>滨,一意于词集之校勘。前后搜集<专名>唐</专名>
<专名>宋</专名>
<专名>金</专名>
<专名>元</专名>人词别集一百六十八家,总集五种,历二十寒暑,费近万金,以成《彊村丛书》,为词学上空前未有之盛业。海内外学者,莫不奉为鸿宝。书成,先生意犹以为未足,偶闻有善本,必多方借校。远如<专名>巴黎</专名>
<专名>东京</专名>诸图书馆所庋藏,亦必转展托人求之,务期达于至善而后已。故其书重印一次,必有增改。其尽瘁学术,数十年如一日。年来海上词流,结为沤社,共推先生为盟主。每月一集,每集先生必至,虽多病,而精神不少衰,咸共庆岿然灵光,嘉惠后学,尚未有已时也。予于社内年最小,而与先生过从最密,受知最深。每有新词,必令共相商榷。校勘之役,亦数使参与。其虚怀好善,有如此者。其嘉言懿行,不能殚述。今先生竟长去矣,予感斯文之将丧,而先生盛业之不容就泯也。拟谋诸友好,组织一<专名>彊村</专名>先生遗书刊印会,以期流布无穷。并特纪先生临绝之言,以告世之爱读先生之词者,同声一哭。</段落>
<段落>12 月 27 日,为沤社集会之期。先生已卧病经月,闭门谢客,惫不可支矣。是夕,遣人以长至口占《鹧鸪天》词示同社诸子,传观莫不为之怆然泪下,共讶此殆先生绝笔矣。词云:</段落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忠孝何曾尽一分-,年来姜被减奇温-。
眼中犀角非耶是,身后牛衣怨亦恩-。
泡露事,水云身-。任抛心力作词人-。
可哀惟有人间世,不结他生未了因-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>予读之,感怆忧惶,遽返村居,达旦不能成寐。次日清晨,遂赋二绝句:</段落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信是人间百可哀¥,无穷恩怨一时来¥。
只应留取心魄在,糁入丹铅泪几堆¥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经旬不见病维摩¥,沾溉馀波我独多¥。
万劫此心长耿耿,可怜传钵意云何¥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>28 日午后 2 时,袖二诗,往<专名>上海</专名>
<专名>牯岭路</专名>
<专名>南阳西里</专名>先生寓庐。告其家人,坚求一面。旋传先生命登楼,先生方偃卧病榻,以一人抵腰背,相见凄然。先生忽张目,握予手,曰:“数日极相念,子来何迟也。昨词(《鹧鸪天》)殊可笑,笔亦软弱。然一吐,心胸稍快。”又曰:“《沧海遗音》,当以奉托。”《沧海遗音》者,先生汇刻逊<专名>清</专名>遗民词,如<专名>嘉兴</专名>
<专名>沈曾植</专名>之《曼陀罗寱词》、<专名>江阴</专名>
<专名>夏孙桐</专名>之《悔龛词》、<专名>祥符</专名>
<专名>裴维侒</专名>之《香草亭词》、<专名>揭阳</专名>
<专名>曾习经</专名>之《蛰庵词》、<专名>吴县</专名>
<专名>曹元忠</专名>之《凌波词》、<专名>钱塘</专名>
<专名>张尔田</专名>之《遯庵乐府》、<专名>海宁</专名>
<专名>王国维</专名>之《静安长短句》、<专名>新会</专名>
<专名>陈洵</专名>之《海绡词》、<专名>慈溪</专名>
<专名>冯幵</专名>之《回风堂词》、<专名>蕲水</专名>
<专名>陈曾寿</专名>之《旧月簃词》,由先生一手写定付刻,有数种尚待覆校也。予又以先生诗稿(自题《彊村弃稿》)及未刻词(自题《彊村语业卷三》)为请,先生言:“诗不足存,词待精神稍佳,自行删定,再以奉托。”良久,复曰:“子俱携取去,为吾整理。”俄而叹曰:“名心未死。”又曰:“《云谣集》可取去,为吾续刊矣。”《云谣集》者,<专名>敦煌</专名>石室藏<专名>唐</专名>人写本词集,共三十首。往年<专名>董授经</专名>(<专名>康</专名>)游<专名>伦敦</专名>,于彼<专名>中</专名>图书馆,摄得影片归国。先生取以刻入《丛书》,惟仅得十六首,引为大憾。今年予从<专名>刘半农</专名>(<专名>复</专名>)所摄之《敦煌掇琐》(并从<专名>巴黎图书馆</专名>抄出),发现《云谣集》十六首。取校前刻,删除重复,恰得三十首,遽以告先生。先生大喜,曰:“不图于垂死之年,此书竟能璧合。”因约予同校,写定将付梓矣。而先生疾作,致不克果。予侍病榻半小时,先生屡张目欲有所语,又以手曳之令坐,意甚恋恋。既而曰:“生死吾自知,数日内当不至有变。子可去,或尚有缘相见。”予乃含泪而别。不意未逾两月,而先生遽谢人世矣。伤哉!先生毕生致力学术之精神,与其成就之伟业,自当长留天壤。而世情变幻,绝学可忧。因记先生临殁遗言,俾学者知所观勉。不徒知遇之感,聊哭其私而已。</段落>
</正文>
</档案文章>
<档案文章 fileID="lys-yuetanhuaijiuxu">
<标题>乐坛怀旧录续</标题>
<作者>龙沐勋</作者>
<说明>
<段落>
<专名>琴</专名>按:原文于 1944 年 6 月 2 日(<专名>中华民国</专名>三十三年)写成,先生其时四十三岁,载于《求是》杂志一卷四号(同年 6 月 15 日出版),另有《补记》追述<专名>萧友梅</专名>事及《忍寒漫录》一则。此前已有《乐坛怀旧录》刊于《求是》一卷二号(同年 4 月 15 日,怀念<专名>萧友梅</专名>)。本电子版乃根据<专名>龙榆生</专名>先生手稿重新录入而成。原文未分节,电子版为阅读方便,将原文分成三小节,小节标题为编者所加。</段落>
</说明>
<正文>
<副标题>内容提要</副标题>
<段落>
<专名>琴</专名>按:<专名>龙榆生</专名>先生在本文纪念了与其相交十数载的亡友<专名>
<链接 xhref="#">易孺</链接>
</专名>(<专名>大厂</专名>)。文章略可分为三部分。</段落>
<段落>
<链接 xhref="?f=lys-ythjlx1">第一部分</链接>简要介绍<专名>易孺</专名>早年生涯,并讲述其与<专名>萧友梅</专名>等文人墨客的交往。此部分又以甚长的篇幅,饶有趣味地介绍了<专名>易孺</专名>与其老伴<专名>俞南君</专名>夫人老妻少夫厮守数十年的奇事。</段落>
<段落>
<链接 xhref="?f=lys-ythjlx2">第二部分</链接>讲述了<专名>易孺</专名>与先生一字一泪的酬唱交往,以及一场笔墨官司。<专名>易孺</专名>有一段时间认为“百涩词心不要通”,宁取僻调,泥古人四声虚实字,而导致词作晦涩难懂。先生对其做法持异议,并得到<专名>胡汉文</专名>(<专名>展堂</专名>)、<专名>冒广生</专名>(<专名>鹤亭</专名>)等人支持并从中调停。</段落>
<段落>
<链接 xhref="?f=lys-ythjlx3">第三部分</链接>介绍了<专名>易孺</专名>除音乐、诗词外,在篆刻、绘画、集句等方面的才华。</段落>
<段落>从本文的字里行间还可看到当时文人生活困窘、箪食瓢饮的一面。</段落>
<副标题>目录</副标题>
<档案文章 fileID="lys-ythjlx1">
<标题>一、生死之交</标题>
<正文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叠叠遗笺墨渖新¥,天将闲泪付羁人¥。
诗筒不到泉台路,灯影迷离一怆神¥!
——夜检【大厂居士】遗札,因得【不匮翁】手书见和诗简,感赋一绝句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>我和<专名>大厂</专名>先生,是十多年的词友,更由他的介绍,和<专名>胡展堂</专名>先生结了三载的诗盟。昨夜偷出一点馀闲,翻检携带在行箧中的故人书信,发现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和我初订交时的简札,以及他快要去世时和我的四阕《鹧鸪天》词,中间夹着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和我的三首七言律诗,自十八年至三十年,前后十二年中间,沧桑变幻,萍蓬漂泊,各各历尽了人间的悲辛,而我乃独成为后死,前尘回首,真同一梦,只留下这些子梦痕,给“闲愁无分况清欢”(<专名>王静安</专名>先生词句)的我,摩挲把玩,这内心的苦痛,也就可想而知了!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是个风流潇洒,不受羁勒的人,我在上篇已经说过。他与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是“总角之交”,也曾加入<专名>国民党</专名>,可是我们相处十数年,彼此决口不谈政治,偶然听到他无意中吐露些已往的经历,知道他曾在<专名>南京</专名>临时政府成立的时候,任过总统府秘书,后来到了<专名>北京</专名>,又在什么部担任了职务,那时他最要好的朋友,除身任交通总长的<专名>叶遐庵</专名>(<专名>恭绰</专名>)先生而外,似乎多是些名流词客,如<专名>罗瘿公</专名>(<专名>惇曧</专名>)、<专名>陈援庵</专名>(<专名>垣</专名>)、<专名>陈师曾</专名>(<专名>衡恪</专名>)之类。我去年到<专名>北京</专名>,去访<专名>辅仁大学</专名>校长<专名>陈援庵</专名>先生,谈起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的旧事来,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,是谊在师友之间的,因为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中秀才时,受知于<专名>鹤山县</专名>某君,某君后来调任<专名>新会</专名>,把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带到县衙门里,帮他校阅试卷,在应试者当中又拔识了<专名>援庵</专名>,过后两人都帮某君到别的县份去看卷子,也就变成了同事,这因缘是非常巧合的。他与<专名>萧友梅</专名>先生合作新体歌词,也是在<专名>北京</专名>政府时代,印行的曲谱,有《杨花》、《今乐初集》、《新乐初集》、《新学制唱歌教科书》等,在那时的各级学校里,提起<专名>易韦斋</专名>先生的大名,差不多是没有人不知道的,古人欢喜称道<专名>柳永</专名>的歌词,说什么“有井水处,争唱<专名>屯田</专名>”,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也可当之无愧了!可是<专名>柳</专名>词所以流传广泛,因了他的作品是“骫骳从俗”的,而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的作品却少谈儿女情的成分,究竟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是不是一个风流情种?或者竟是成仙成佛的“铁石心肠”?我因为没有看到他的少年时,也懒得去探听他在少年时的风流逸事,所以也就不敢妄下断语。不过偶然听到他的老友<专名>郑韶觉</专名>先生谈起,他在<专名>鹤山</专名>原籍,原有着一位为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而结合的妻,而后来与他形影相随的老伴<专名>俞南君</专名>夫人,在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初年的时候,她常常替这小孩子洗澡,他俩的年龄想查很远,不知怎的会闹起恋爱来?而且“白头如新”,厮守到好几十年,正合着“生同室,死同穴”的古训,这也算得是近代恋爱史上的一个奇迹!在一般的心理,谈恋爱的人总着眼在这色字上面,我们推想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和<专名>俞</专名>夫人的结合,那时的她似乎已近“花落色衰”的时期,而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另眼相看,为着她可以牺牲一切,这可见他俩的结为终身伴侣,是“在德不在色”了!有人说:“妒为妇人美德”,确有相当理由。据传<专名>俞</专名>夫人不但对她自己的丈夫,绝对不许在外面沾花惹草,就是他丈夫的朋友,如果有“如夫人”的话,也绝对不许他们踏上门来,所以有许多和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非常要好的人,轻易不敢到她家里,这影响到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的事业,和他晚年潦倒穷愁,也有相当的关系,然而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似乎是“为伊消得人憔悴”,情深一往而无悔的。<专名>萧友梅</专名>先生和他做了几十年的好友,又是一位“守身如玉”的规矩人,听说在<专名>北京</专名>同事的时候,<专名>俞</专名>夫人说她的丈夫和女学生要好,疑心这个“藏娇”之所,就在<专名>萧</专名>家,结果闹上门来,弄得<专名>萧</专名>先生也莫明其妙。我和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最初相识,是在<专名>萧</专名>先生家里,我三番屡次说要到他家去拜访,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总是推说门无仆役,不肯答应,直到过了相当长远的时间,他陪了老伴来游<专名>真如车站</专名>附近的“<专名>梁氏墓园</专名>”,特地派人邀我一同去玩,介绍见过了<专名>俞</专名>夫人,<专名>俞</专名>夫人也陪着她的丈夫到过我家,——那时我住在<专名>暨南大学</专名>后面的<专名>暨南村</专名>,距<专名>梁园</专名>不到一里路程。——和我的妻儿相见,以后才毫无拘束的常是到他家里去闲谈。他最初是住在<专名>海宁路</专名>的<专名>鑫德里</专名>,租了一个楼面,四壁满是图书,写字台上除了“文房四宝”之外,还杂乱堆着不少刻印的工具,和造象小品,生活是非常简单的,我到的次数很少,那印象也有些模糊了。后来<专名>胡展堂</专名>先生任了立法院院长,招他到<专名>南京</专名>去,似乎是以<专名>国民政府</专名>参事的资格,派在印铸局任事。我也曾自<专名>沪</专名>入<专名>京</专名>,在<专名>国府路</专名>一家旅馆里,和他夫妇相见。这一对老伉俪似乎是出入必偕的,据说有一次<专名>邵翼如</专名>先生(<专名>元冲</专名>)请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到<专名>扫叶楼</专名>去玩,老伴也伴着同去,<专名>邵</专名>先生误会了,对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问了一声老太太,过后还深悔失言呢。那时的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,虽然已是五十多岁的人,依然面容丰润,并且是非常有风趣,而<专名>俞</专名>夫人则已双鬓如银了!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在<专名>南京</专名>任职,时间不很久,又搬回<专名>上海</专名>来,移住在<专名>愚园路</专名>
<专名>东华坊</专名>,是一座单幢的三层楼房,前面有几尺的空地,种了一点蔷薇花之属。春天来了,花香鸟语,倒也有些山林之气,作为诗人退隐的去处,总算不差。我看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的景况,在这个短短的时间是比较舒服的。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自遭拘禁之后,过了相当长久的时间,才从<专名>南京</专名>转往<专名>香港</专名>养病,几度想邀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到<专名>广东</专名>,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总不愿回到老家去,大约也是<专名>俞</专名>夫人的不同意吧?我在二十四年的秋季,全家搬到<专名>广州</专名>,在<专名>中山大学</专名>担任了一年多的讲席。当我南游话别的时候,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有些黯然,谁知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在<专名>广州</专名>逝世,接着有所谓<专名>西南事变</专名>,我因家累仓皇北归。那时的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,也渐陷入苦境,因为彼此都有“同病相怜”之感,而我移住在<专名>极司非而路</专名>的<专名>康家桥</专名>,和<专名>东华坊</专名>相隔不远,所以往来更密,感情也特别浓厚起来。文人的身世飘零,大概是命中注定的!尤其是<专名>中国</专名>的文人,总带些名士气派,平日既然不屑留意于家人生产,钱财到手,也就随意挥霍的化去,直到身临绝境,那时也就只好“安之若素”了,这是<专名>中国</专名>文人的特性,也是一个大病根。听说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也曾有过那么一回的豪举,是一位有钱的朋友,看见他非常艰窘,一次送给他不少的钱,钱拿到了手,他立刻召集几位知心的同志,走向大酒楼,大喝大吃,并且召了不少的歌女来,席散之后,把剩下来的一大叠钞票,散作蝴蝶般的任歌女们拾取,回得家来,依然是妙手空空,他也毫不在意。这件事是别人告诉我的,我没有看到他任情挥霍的时候,而且他知道我是个拘谨的人,平日交谈,多半是商量文字,所以究竟怎样,我也不很清楚。我只和他在“<专名>新雅</专名>”吃过一次饭,似乎是<专名>新雅</专名>的老板做的东,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是毫不客气的点了不少名贵的菜,喝的是白兰地酒。另外也曾和他在<专名>亚尔培路</专名>一家<专名>广东</专名>茶室,吃了不知若干次的菜,都是别人会钞的。这一伙文友,我常看到的有<专名>王秋湄</专名>、<专名>屈沛霖</专名>、<专名>陈蒙庵</专名>、<专名>吕贞白</专名>诸君,和<专名>潘</专名>某<专名>梁</专名>某等等,名字也记不清楚了!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吃过之后,总还提着一两盒的点心,“归还细君”,仿佛成为惯例。到了“八一三”事变起后,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的苦境,是日益加深了,我那时的景况,也是凄惨非凡。我还记得某一次到<专名>东华坊</专名>去看他,他背着夫人轻轻的向我说,今天没有米下锅了!我把衣袋中仅存的十几块钱,摸出来给了他,他表示着非常的高兴。后来他实在没法支持了,把<专名>东华坊</专名>的房子顶给别人,另在<专名>福煦路</专名>的<专名>念吾新村</专名>,租了一间厢房,把几十口书箱,层层叠叠的堆起来,一间隔作两间,外面当作客厅、书房、饭堂,里面一席之地,为老夫妻起居之所,偏侧到了无法转身的地步。我那时任课的学校,就在他那弄堂的旁边,我常看到他拖着破鞋,曳着病躯,到街上去买小菜,也常到他家去参观他们两老夫妻的会餐,辛苦是辛苦极了,倒也处之泰然。写字楼上放着一个瓷盘,把剩下来的萝卜,用清水养着,居然长出叶来,作为老居士写生的资料,这“人不堪其忧,<专名>回</专名>也不改其乐”的风度,是别人万万做不到的!<专名>俞</专名>夫人是在也是一位娴淑慈祥的老太太,和我家相熟后,感情都很好。她关心我的儿女多,负担重,偶然碰到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不在家的时候,她总是絮絮叨叨的用<专名>广东话</专名>和我闲谈,常是说我太辛苦了!她很欢喜我的大女儿<专名>顺宜</专名>,总对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和我夸她的好。后来我到了<专名>南京</专名>,我女儿留在<专名>上海</专名>,遇到她家绝粮的时候,也曾送了些少的米,尽了一点点的心。她晚年的景况是苦极了!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去世后,我曾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去看她,她对厢房里一切的陈设,都保持着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在世时的原状,我在追念着亡友,一面又感叹着<专名>俞</专名>夫人对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的敬爱,是至死不渝的,这就无怪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对着她爱好之笃,有非常情所能推测的了!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家里的客人,到了他贫病交迫的时候,虽有好几位解囊相助的<专名>广东</专名>朋友,然而一种凄凉的景象,也就尽够伤心惨目的了!</段落>
</正文>
</档案文章>
<档案文章 fileID="lys-ythjlx2">
<标题>二、百涩词心</标题>
<正文>
<段落>
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是个最有天性的人,我到学校上课之后,挟着书包气喘吁吁的跑到他家坐坐,有时满身都是雪,他常是冲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,摸出几片饼干,给我取暖。这在患难中互相怜惜的情谊,是比任何高官厚禄,或者山珍海味,为更值得纪念!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晚年本来就常常生病的,末后两三年,除了脊痛之外,加上痔疮和肠胃病,困卧床蓐,转侧不安。他素来是很达观的人,到这时也就非常苦恼了。他曾对我忏悔着以前没有蓄积,留为防老之用,他劝我为儿女储蓄一点钱,免得事到艰难,无法可想,他说着流下酸泪来了!我素来是没有看见过他轻易挥泪的,我惭愧着没有能力帮助他,更感到自己的德业毫无成就,除了努力奋斗下去,还有什么方法来慰亡友于九泉呢?我是二十九年的春季和他分手的,他的去世,是在三十年的冬季。在这一年多的中间,我常写信给<专名>顺宜</专名>去探望他的病状,据说他每次接着我的信,总是流下眼泪来,他比较好些的时候,也常写点诗词,和我酬唱。我手边捻出他在临死前两三个月和我的《鹧鸪天》词,字体是歪歪斜斜的,一定是在病床上所写,真个一字一泪,令人不忍卒读!现在把它抄在下面:</段落>
<段落>鹧鸪天 次韵<专名>南村</专名>
<专名>后湖</专名>见寄</段落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旧住【秦淮】柳映门-,枝枝叶叶有啼痕-。
玉骢难系仓皇惯,朱雀无情冷落频-。
愁未解,意先昏-,又看残客续诗魂-。
此番软语丝丝渗,未许攀条说感恩-。
白藕花香水浸门-,全湖柳色有霜痕-。
常髡秃影年年尽,每曳残声絮絮频-。
衔月上,蘸烟昏-,词肠未断已离魂-。
繁花得似青墩否?谩炙眉头孰感恩-!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>鹧鸪天 再次前韵寄<专名>箨公</专名>二首</段落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我更生如入【玉门】-,梦回絮影惨无痕-。
八千里外还家易,十二时中念汝频-。
忘冷热,任朝昏-,药炉禅榻为招魂-。
垂条肯与湖花驻,云是馀甘雨露恩-。
细缕藏鸦深巷门-,诗成阁泪怆留痕-。
刹那春夏相期去,辛苦人天入梦频。
风乍起,日旋昏-,骊歌消尽古人魂-。
如君青眼(自注:指【萝】翁)知多少,今日谁还论怨恩-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 缩进="false">我验了信封上的邮戳,这四阕词是八月十四和十六两天发出的,以后似乎还有中秋和我的几首七律,可惜一时找不出来!过了不久,我的女儿报告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的噩耗,衣衾棺椁,都是朋友替他办的,我只叫<专名>顺宜</专名>去代表吊祭,并且做了几首五言诗与他。当时写给<专名>汪</专名>先生看,说是非常沉痛,也托我送了几千元的赙仪。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遗命是希望葬在<专名>西湖</专名>的,可是时难方殷,那里办得到?后来<专名>俞</专名>夫人也死了,幸亏他的老友<专名>叶遐庵</专名>、<专名>郑韶觉</专名>诸先生,把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两夫妇葬于<专名>上海</专名>近郊的<专名>广东联义山庄</专名>,并命羁禽,魂灵相守,应该也可以没有遗憾了!他的著作,除了《双清池馆集》(石印本,我曾题了几首诗)、《大厂词汇》(<专名>商务印书馆</专名>影印<专名>吕贞白</专名>
<专名>陈蒙庵</专名>合写本)、《孺斋诗存》(<专名>吕贞白</专名>校本,<专名>陈蒙庵</专名>排印本)业经出版外,据《大厂居士遗墨选刊》所附小传上,说有《玦亭印存》、《孺斋印稿》,(都是用原印拓出的,我有一部。)《大厂画集》、《韦斋曲谱》、《杨花新声》、《识字字典》等数种,我不曾全部见过。其他的稿子很多,他在病中有意托我整理,后因我不在<专名>沪</专名>,没有取来,听到<专名>遐庵</专名>先生说,全部都交给<专名>王秋湄</专名>先生,现在<专名>秋湄</专名>也死了,我很盼望<专名>遐庵</专名>先生能够了此一重心愿。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和我的交谊,是以词为因缘的。在十八年的春夏间,他兼任<专名>民智书局</专名>的编辑,替书局校印了《北宋三家词》、《伐檀集》,和他自己所辑的《韦斋活叶词选》。他常托我向<专名>朱彊村</专名>先生处借书,并且要求<专名>朱</专名>先生批评他所作的词,因为<专名>朱</专名>先生是词坛的领袖,也是以校刊<专名>宋</专名>
<专名>元</专名>词籍为职志的。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的性格,原是倜傥不羁的,信手拈来的诗词书画,都是天机流露,妙趣横生!可是有一个时期,他对填词是特别严于守律的,不但四声清浊,一字不肯变动,连原词所用的虚字实字,都一一要照刻板式的去填。他因为寻常习见的词调,在<专名>宋</专名>人的作品里,也没有一成不变的规律,不便遵守,就专选<专名>柳永</专名>、<专名>吴文英</专名>集中的僻调,把它逐字注明清浊虚实,死命的实行“填”的工作,拘束得太厉害了,就免不了晦涩难通的毛病,他自己的题词,有“<引用>百涩词心不要通</引用>”的说话,<专名>朱</专名>先生就借这句话,批在他的《双清词馆集》上,说这是“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”,藉寓规讽的微旨,而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是偏爱找这苦吃的,还要引诱我也去做他的同志,照样去死填,我也上过几次当,后来索性各行其是,声明这种束缚性灵的笨事,我是不甘心再干了。我对填词是主张<专名>苏</专名>
<专名>辛</专名>一派的,和他恰立于反对的地位,也曾打过笔墨官司,还经过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的调解。在《不匮室诗抄》(<专名>广州登云阁</专名>影印<专名>冯康侯</专名>写本)卷八里面,就屡屡谈及这场公案,如《读榆生教授(附注:原稿都有教授二字,印本删去)论学词文,九叠至韵寄之》云:</段落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艺事非苟然,矩矱有必至¥。
治词严四声,如诗争半字¥。
【柳】亦伤心人,甘自传才思¥。
式谷念后生,时复祝我类¥。
奄奄二百年,【苏】【辛】几摈弃¥。
词派辟【西江】,感深兴废事¥。
照天腾渊才,奔走呼号意¥。
乐苑耿传灯,岂夺【常州】帜¥。
迈往足救亡,斯言可终味¥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 缩进="false">这前面六句,是为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说的,后面却很赞同我的主张。又《得鹤亭寄书,代简二十六叠至韵》云:</段落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乐苑新消息,【苏】【吴】各争帜¥。(自注:榆生三叠韵答大厂,有“【苏】【辛】与【周】【吴】,原皆我族类”。又“斯道正难言,且各张其帜”。)
且遣食蛤蜊,下盐恐伤味¥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 缩进="false">这时我和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除了诗笺酬答之外,不但不曾会过面,连信也始终没有写过,他却拖出个<专名>冒</专名>大名士<专名>鹤亭</专名>先生来,调停我和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的争论。又《二十七叠至韵,答大厂论词二什,并简榆生》云:</段落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欲遣有涯生,姑为无益事¥。(自注:大厂自注集宋词联句云:“此中况味,殊非鸡肋,两年止酒,舍此何以为生耶?”)
专精此不移,说教渠有意¥。
固知出一途,亦乐斗两帜¥。
易简定不易,相狎儿时味¥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 缩进="false">又《榆生答大厂作见示,二十八叠至韵,率呈两君》云:</段落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居士固尝云,泛爱无所弃¥。
贤哉【朱彊村】,何止藏山事¥。(自注:【彊村】先生题【吷庵】所藏【大鹤山人】词墨:“文章何止藏山事”。)
托体有必尊,救时亦深意¥。
我如聋者歌,敢树调人帜¥。
冷暖只自知,一滴大海味¥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 缩进="false">这一场笔墨官司,也就此宣告中止。后来我到了<专名>广州</专名>,在旧历的大年夜,跑到<专名>香港</专名>和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相见,他替我题受砚图云:</段落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陆庄何事畏荒芜¥,气类相求定不孤¥。
常爱古人尊所学,更为后辈广其途¥。
别离犹忆欹眠集,风雨时吟受砚图¥。
惭愧交亲问腰脚,登临处处要人扶¥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 缩进="false">还算是这件事一个小小的馀波。<专名>汪</专名>先生最爱这第二联,见着我不知道念过多少次?经过这番调解之后,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对于填词的作风,也渐渐转变了。在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逝世前一两个月内,我们三个人,同和<专名>文信国</专名>改<专名>王昭仪</专名>韵的《满江红》词,每人做了三首,这时我和<专名>胡</专名>先生都住在<专名>广州</专名>
<专名>东山</专名>,相隔很近,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远在<专名>上海</专名>,却烦我来作传递人了!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改变作风之后,不到几个月,我也回到<专名>上海</专名>,彼此都贫病交迫,事实上也再没有推敲字句声律的馀闲了,偶然填一两首词,就相约用寻查习见之调。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和了许多<专名>玉田</专名>词,变艰深为平易,苍凉变徵之音,能移我情,他写了一本给我,希望我手写清本,替他影印,我至今还未了此心愿,只把它分载在《同声月刊》,原稿给<专名>遐庵</专名>先生借去,说来真觉对不起地下的故人呢!</段落>
</正文>
</档案文章>
<档案文章 fileID="lys-ythjlx3">
<标题>三、绝艺超群</标题>
<正文>
<段落>
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的确够得上是个多才多艺的人!除了诗词歌曲之外,写字绘画,都是超逸绝尘的,尤其篆刻是他的绝技,别有一种气味,我以为当世印人,没有一个能敌得过他的,他也非常自负。我爱他刻的边款,尤其佩服他在印石上刻的佛像,我书案上陈列着两方,虽然石质不佳,而朴茂奇古之气,和<专名>魏斋</专名>造象差相仿佛。我偶然偷得一些闲功夫,总喜欢拿出来摩挲把玩,痛惜着这绝世才人,竟至潦倒穷愁以死!我佛有灵,或者接引他到西方极乐世界去,留下我这钝根人,忏悔着一切的一切,还有什么意思呢!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身怀绝艺,也曾从<专名>石埭</专名>
<专名>杨仁山</专名>老居士学佛,而他的性格确实相当古怪的。他也卖字卖画,拿了人家的钱,老是不交卷。人家求他刻印,送去不少田黄鸡血一类的珍贵印材,碰到他高兴的时候,他可以随手刻成,赠给另外的朋友,那原主却落了一个空。摸着他的脾气的人,请他上上小菜馆,和他常在一块儿闲扯,投其所好,他可以自告奋勇的,替你刻上百来块的图章,或者画上几十张的山水花卉,他并不会向你索润笔。我和他相交十几年,也算得上生死伙伴,可是他答应我画的<专名>西湖</专名>梦游图,过了十年,至死不曾交出。他替我刻了十几块图章,画了不到几幅的画,有些还是坐索的。据我所知道的朋友,除了<专名>屈沛霖</专名>先生和一位<专名>梁</专名>君,得了他不少的图章,拓成整部的印谱,还有<专名>吕贞白</专名>
<专名>陈蒙庵</专名>两位,也曾求得百方以上的图章。他替<专名>蒙庵</专名>画了一部花卉册子,冶青藤白阳于一炉,而自有其超妙自得的天趣,这绝品是很希望<专名>蒙庵</专名>替他设法影印流传的!我爱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的率笔,所有他的篆刻边款,和题画的诗词,都是不假思索而成,能够曲尽其妙。我希望有好事者替他收集,留给艺坛上以一种极好的灌溉,再生出许多灿烂光洁的鲜花来!</段落>
<段落>提起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的集<专名>宋</专名>词联,全是一气呵成,天衣无缝!他曾用<专名>荣宝斋</专名>的便条笺,写了许多给我,精雅极了!我曾在《同声月刊》上发表过。最近<专名>屈沛霖</专名>先生替他用玻璃版印了一本《大厂集宋词帖》,并附了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致<专名>沛霖</专名>的手札,中间一段是说:“此<专名>易孺</专名>有生数十寒暑经行居处江海关塞湖山城市之境,与夫投接遭值处理诸凡人物事故之总汇,括聚于一环,而有以自襮自审之奇迹,中不羼一俗尘以我亵也。虽游戏三眛,亦智慧具足”。又说:“惟<专名>孺</专名>生乎大概,能诇知四三者,并世今仅<专名>王秋翁</专名>一人”。卷首又冠以“念奴娇·集<专名>宋</专名>诸家本调,并依原句位置,自题代言录”云:</段落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老夫白首(【刘克庄】),正无聊情绪(【赵师侠】),幽斋岑寂^(【周清真】)。
彩笔风流偏解写(【辛弃疾】),尔辈何烦涉笔^(【方岳】)。
冰雪襟怀(【黄升】),柳蒲憔悴(【赵长卿】),此意无人识^(【杨炎】)。
邻家相问(【范成大】),妙处难与君说^(【张孝祥】)。
遥想居士床头(【葛郯】),千花百草(【毛幵】),处处成陈迹^(【周密】)。
嚼徵含商陶雅兴(【张榘】),恨把年华虚掷^(【管鉴】)。
眼底山河(【刘儗】),醒时风韵(【曾觌】),顿许居前列^(【张纲】)。
形容不尽(【沈端节】),一声吹断横笛^(【苏轼】)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 缩进="false">他把这部帖子,当作生平的自传,是说的很明白的了。可惜这其中的情事,不是局外人所能解,<专名>王秋斋</专名>是他的同乡老友,也只加点旁注,逗漏些许消息。现在<专名>秋斋</专名>也死了,将来替他作“<专名>郑</专名>笺”的人,恐怕更难加以推究呢!这里面有四帖是和我有关系的,且把它抄在下面:</段落>
<引文>一、<专名>榆生</专名>往教吾里,一载而去,各有依依。昨枉<专名>寒斋</专名>,索集是帖。</引文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更几人惊觉(【晁无咎】碧牡丹),细细吹香(【赵介之】柳梢青),空牵归兴惹离情(【石次仲】浣溪沙),闲知懒是真(【辛幼安】南歌子),爱花心眼(【管明仲】点绛唇)。
这一段凄凉(【毛东堂】殢人娇),匆匆便去(【余子发】小桃红),记取诸生临别语(【沈克斋】青玉案),缘短欢难又(【吕圣求】千秋岁),满目江山(【蔡友古】侍香金童)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引文>二、<专名>榆生</专名>教授,任事施教,忠勇无比,以<专名>忍寒</专名>自名其庐。</引文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独咏苍茫(【袁宣卿】柳梢青),佳处径须携杖去(【辛幼安】满江红)。
忍寒滋味(【侯彦国】清平乐),风流不枉与诗尝(【汪方壶】浣溪沙)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引文>三、乙亥人日,自<专名>沪</专名>北步往<专名>真茹</专名>
<专名>南村</专名>访<专名>榆生</专名>不见,远念<专名>延</专名>翁(<专名>胡展堂</专名>先生),即寄呈去。</引文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把江山好处付公来(【辛弃疾】八声甘州),怕春寒轻失花期(【李汉老】汉宫春),故园换叶(【方千里】华胥引)。
吊兴亡遗恨泪痕里(【陆放翁】月上海棠),强载酒细寻前迹(【周美成】应天长),初日酣晴(【方秋崖】水龙吟)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引文>四、如<专名>稼</专名>翁所欲言,示<专名>榆生</专名>亟引同调。</引文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不应诗酒皆非(新荷叶),我辈从来文字饮(贺新郎)。
闲管兴亡则甚(西江月),人生无奈别离何(定风波)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 缩进="false">这期间一段伤心史,也只<专名>大厂</专名>澈底明了,现在“人琴俱亡”,一切也无从说起了!这帖子里不少风流旖旎,回肠荡气的作品,让我再来作一次“文抄公”,介绍给各方读者:</段落>
<引文>一 离述五 西外听庐陈絮,庐为与<专名>萧</专名>先生作歌曲所置。</引文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记得黄鹂语画檐(【李端叔】怨三三),说与百花知(【许石屏】荷叶杯),也应随分(【柳屯田】慢卷紬)。
饶将绿扇遮红粉(【晏同叔】渔家傲),却寻芳草去(【晏小山】菩萨蛮),奈有离情(【周清真】念奴娇)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引文>二 杂忆十 迹腻神伤,赋人愁绪,不觉长言之未已也。</引文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缓移兰棹趁鸳鸯(【蔡友吉】浣溪沙),今夜应饶(【赵惜香】柳梢青),别来几度寒宵(【许石屏】清平乐),赏心何处(【王斗山】念奴娇)?
莫遣东风误鹦鹉,(【陈西麓】荔枝香),此情不浅(【周少隐】品令),留取十分春态(【苏东坡】雨中花慢),怕说当时(【张玉田】国香)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引文>三 五十年来所触,檃括此中,亦可哀矣。</引文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一春弹泪说凄凉(【晏小山】浣溪沙)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(【蒋竹山】行香子连句),正是困人天气(【谢无逸】如梦令)。
三径都荒长却扫(【吴益恭】减兰),筑成台榭,种成花柳(【杨西樵】鹊桥仙连句),共谁同倚阑干(【周少隐】清平乐)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引文>四 借琐耗奇,枯禅蠹梦,不嫌悲幻。</引文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淡月阑干(【曾纯父】眼儿媚),正惨惨暮寒(【蔡友吉】喜迁莺),老去多悲谁念我(【周少隐】念奴娇)。
去年时节(【晏小山】点绛唇),忆盈盈倩笑(【陆放翁】沁园春),酒边华发更题诗(【韩仲止】浣溪沙)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段落 缩进="false">看了上面的话,就可以想象他的心性的一斑。可惜这帖子印刷不多,且非卖品,不是<专名>屈</专名>先生的至好,那会有得窥全豹的可能呢?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也曾办过文化事业,在<专名>上海</专名>开了一间<专名>南华印社</专名>,弄得亏累不堪,不久也就关门了!古今中外的艺术家、文学家,多是憔悴于生前,而能受到后人的崇拜,我相信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的毕生心血,也不会枉抛的。一提起笔来,写了这许多的废话,知我罪我,我想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在九泉之下,或者会寄以会心的微笑吧!<专名>易</专名>先生于<专名>同治</专名>甲戌三月十三日,卒于<专名>民国</专名>三十年辛巳十一月初九日,享寿六十八岁。他的别号很多,本名<专名>廷熹</专名>,字<专名>季复</专名>,晚年改名<专名>孺</专名>,又号<专名>待公</专名>,<专名>广东</专名>
<专名>鹤山县</专名>人。现在把我哭他的几首诗抄在下面,作为本篇的结束。</段落>
<引文>
<引用><![CDATA[居士舍我去,倐忽已逾月¥。
祝我长康健(秋间居士来诗云:“近画似侬甘淡沱,贫家得米易消磨。唯当祝汝长康健,及早相逢一放歌。”),
颇闻病榻言,稍悔生事拙¥。
我书相慰藉,书到辄哽咽¥。
肝胆结交意,不得一永诀¥。
凄凉水调歌(今岁中秋,居士见和《水调歌头》二阕),掩泪祝遗札¥。
我初识居士,远溯十年前¥。
我年未三十,居士已华颠¥。
相约究声律,亦复勒雕镌¥。
百涩于词心,苦调发朱弦¥。
清新五七字,得之在欹眠¥(居士往来【京】【沪】火车中所得诗,题曰欹眠集)。
翛然云鹤姿,惧以明自煎¥。
宁为古人缚,不受俗拘牵¥。
以此负绝艺,往往艰粥饘¥。
散乱四壁书,送老此一廛¥。
三岁迫贫病,辛苦强力支¥。
时复靸双履,买菜备妇炊¥。
我方事舌耕,挟策步行迟¥。
循担偶相遇,招我一伸眉¥。
注茗暖我躯,持饵疗我饥¥。
念我多儿女,谅直非所宜¥。
劝我稍和光,箨兮风汝吹¥。
为我制小印(文曰箨公,为居士所命),佩之常不离¥。
我出为感知,居士不我疵¥。
平生广厦心,呴沫空尔为¥。
伤哉一长恸,敢自倦驱驰¥。]]>
</引用>
</引文>
</正文>
</档案文章>
<档案文章 fileID="lys-ythjl-buji">
<标题>补记</标题>
<作者>龙沐勋</作者>
<正文>
<段落>上次记<专名>萧</专名>先生事,对他的平生经历,非常简略。最近从<专名>戚粹真</专名>夫人处,得着<专名>萧友梅</专名>先生传,知道他是<专名>广东</专名>
<专名>中山县</专名>人,幼随父住<专名>澳门</专名>,十八岁就到<专名>日本</专名>留学,后入<专名>东京帝国大学</专名>文科,习教育学,并在<专名>东京音乐学校</专名>学钢琴。那时,<专名>孙中山</专名>也在<专名>东京</专名>,他曾与其起居,加入了<专名>同盟会</专名>。<专名>民国</专名>成立,他做过总统府秘书。后由<专名>北京</专名>教育部派往<专名>德国</专名>,入<专名>莱比希国立音乐院</专名>,专攻音乐理论,又在大学研究教育,以<专名>民国</专名>五年,得哲学博士学位,继又转入<专名>柏林大学</专名>及<专名>私立星氏音乐院</专名>研究。因为<专名>欧</专名>战道阻,延到九年方得归国。先后任<专名>国立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</专名>及<专名>国立女子大学</专名>音乐科主任,<专名>国立艺术专门学校</专名>音乐系主任。十六年十一月,奉大学院院长<专名>蔡子民</专名>先生命,创办<专名>国立音乐院</专名>于<专名>上海</专名>,直到他的去世,凡任职十三年零两个月。他生于西历一八八四年一月七日,殁于一九四○年二月卅一日。著有《普通乐学》、《和声学》、《曲体学》、《春江花月夜》、《霓裳羽衣舞曲》、《钢琴教科书》、《小提琴教科书》,及<专名>德</专名>文《中国古代乐器考》。摘要补记在这里,以供留心近代音乐教育者的参证。</段落>
<段落>三十三年六月二日</段落>
</正文>
</档案文章>
<档案文章 fileID="lys-ythjl-renhanmanlu">
<标题>忍寒漫录</标题>
<作者>箨公</作者>
<正文>
<段落>亡友<专名>大厂居士</专名>,词翰之馀,兼精绘事。偶因兴到,放笔写花卉山水,有萧疏淡远之趣,洵为天赋逸才也。画成,随手题句,或诗或词,立就不加雕饰,较其精心结撰之作,转近自然,惜未能汇刻成编,传之来叶耳。偶于行箧中,得其水仙小幅,题云:“<专名>吴觉翁</专名>昨夜冷中庭,月下相认,词旨萧寂,率笔拟之,并赋小句,仍次翁《夜游宫》韵 <引用>灯下摧丝已响,詟孤梦綀衣初冷。如寄<专名>珠江</专名>蛋家艇。赋<专名>湘</专名>妃,奈尘生,水中影。  毫秃锋犹劲。剩惨绿蘸成俄顷。未借幽馨爱光景。抱清幽,隔年人,独知醒。</引用>”是幅作于丙子长至夕,录存于此,盖不胜人琴之痛矣。</段落>
</正文>
</档案文章>
</正文>
<相关链接>
<链接 xhref="#易孺">易孺</链接>
<链接 xhref="@易孺">易孺词选</链接>
</相关链接>
</档案文章>
<档案文章 fileID="tiba-nantangerzhu">
<标题>影<专名>明</专名>
<专名>万历</专名>刊本<专名>南唐</专名>二主词</标题>
<正文>
<段落>《南唐二主词》一卷,一九三四年<专名>北平</专名>
<专名>来薰阁</专名>影<专名>明</专名>
<专名>万历</专名>庚申<专名>谭尔进</专名>精刊本,前有<专名>俞平伯</专名>一序并原刻<专名>谭</专名>氏题词。虽所采亦颇杂他人之作,兼有讹误,要为现存《二主词》之精椠。即此影印本,亦不易得矣。</段落>
<段落>
<专名>江枫</专名>同志从予问倚声之学,自谓“一片芳心千万绪,人间没个安排处”二语,为能道着其心中事。因检此册,漫次原韵,题一阕以贻之。其词云:“<引用>肯向<专名>邯郸</专名>轻学步。青眼相看,那复伤迟暮。只恨芳韶留不住。消凝<专名>洛</专名>浦凌波去。  一霎沧桑经几度。月上潮平,静爱幽花语。合共<词汇><专名>湘累</专名></词汇>绵坠绪。<词汇>
<专名>澧</专名>兰<专名>沅</专名>芷</词汇>迷归处。</引用>”并冀<专名>枫</专名>能以<专名>
<词汇>灵均</词汇>
</专名>之芳悱,<链接 xhref="#李煜">重光</链接>之语妙,更从大处着眼,使所有含灵普被薰染,以跻于大同之盛,亦如若梅花之化身千亿,香满三千大千世界也。</段落>
<段落>甲辰孟夏之月,廿六日拂晓,<专名>忍寒词客</专名>漫笔。</段落>
</正文>
</档案文章>
<档案文章 fileID="zawen-hanqiongsuiyu">
<标题>寒蛩碎语</标题>
<作者>俞耿</作者>
<正文>
<段落>予往年读<链接 xhref="#陆游">陆放翁</链接>诗,至“<引用>自恨不如云际雁,南来犹得过中原</引用>”之句,未尝不悲其志而悯其遇。后又读<专名>杨诚斋</专名>《过淮河》三绝句之一云:“<引用>两岸舟船各背驰,波痕交涉亦难为。惟馀鸥鹭无拘管,北去南来自在飞。</引用>”时适困居<专名>上海</专名>,每行过所谓“越界筑路”,辄暗诵此诗,未尝不怆然涕下也。</段落>
<段落>予最喜诵<链接 xhref="#岳飞">岳鄂王</链接>《<链接 xhref="$yf-xcs-zuoyehanqiong">小重山</链接>》词:“<引用>昨夜寒蛩不住鸣。惊回千里梦,已三更。起来独自绕阶行。人悄悄,帘外月胧明。  白首为功名。旧山松竹老,阻归程。欲将心事付瑶筝。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?</引用>”以为沉郁悲壮,远胜于世共传诵之《<链接 xhref="$yf-mjh-nufachongguan">满江红</链接>》一阕。惟欲戏为作一转语云:“尽管没有人听,我依旧要拼命的弹,好教一般醉生梦死的人,有些警觉,何况知音还有呢”。</段落>
<段落>每念河山残破,满目疮痍,平生师友知遇之恩,父母鞠育教诲之德,曾未能少图报效,心之忧矣,白发横生。偶忆<链接 xhref="#王国维">王静安</链接>先生词云:“<链接 xhref="$wgw-hxs-yanjuanpingsheng">闲愁无分况清欢</链接>”,愈觉其沉痛入骨也。</段落>
<段落>(原载《同声月刊》创刊号,1940.12.20)</段落>
</正文>
<相关链接>
<链接 xhref="?f=lxc-yiwen">《记父亲的一篇佚文》(龙厦材)</链接>
</相关链接>
</档案文章>
</资料档案>
</文档集>

评论 (0)

你可以在登录后,对此项目发表评论